捏著鼻子,假裝說出的還是人話。

還是些無能的囈碎,我真的打破了規矩自成方圓了?我不知道。

好幾次,不管是老師還是那些朋友問著,我都給出公式化的回答,為什麼我不去念中文系,或許念了會更好,但是目前也不差。

我總是塘塞著,然後在夾層中痛苦。

記錯科目名稱的事情或許不大重要,但從小地方就能看出一個人的專業知識背景,對吧?

我始終不知道我無法跟誰交代,還是無能跟自己交代而只是機械化的走著,或,假裝走著,把日子一年過成一天。

又逢畢業季,今年不知怎地比以往熱絡,許多人都轉貼了自己學校的畢業編曲,或是花裝絮集,但一切在眼中在心口只是愈發鼻酸。

我或而沒有大智慧,沒有巨度量,總彆彆扭扭的拐著回憶的步伐。

幸福,我其實我不太知道這是什麼樣子的狀態,畢竟如果知道,是不會有人拒絕的吧?

我懷想起刺鳥,一生庸碌貧乏只為尋一株最好的荊棘撞上,死,卻高歌美好。

還有多少時光可供晃蕩,還有多少愁腸?

 

讓故鄉的雨淋洗異地的月,讓血血淚淚滿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870392000 的頭像
s870392000

永遠有多遠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