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光易逝,流水年華。

說起這M,在我印象當中是個黃澄澄的大標誌高掛於街角巷尾,而這樣的一個標號之所以在我記憶中不同於其他店家的理由很簡單──因為那裏,有我,跟你,曾經的青春歲月。

 

多小的年紀算是年輕我不知道,但姑且,讓我將高中時期如此稱之。

而我跟你的年月,也是從此開始。

最當初,我們是藉由彼此的同學認識,因為那時的我正在校外的電台幫忙,而你,據說是個對電台有熱情的女孩。

故事開始的很簡單,你來,而我用單車載著你,就這樣上了三兩次廣播節目,而私底下的我們也逐漸有了交集,或說,我們開始密集的會面於每日的放學,那時你高二,苦惱著天生與你不太搭嘎的數學習題而我,也在空閒時間給予你些點撥。

時日就這樣飛快的過去,而我們還不知道有一天會面臨離別。

 

那個夜晚,月光一樣灑下,但你卻在我身前幾步佇足。

宣判,今後,兩隔。

到現在,我還記得那時你說得斬釘截鐵──你,無法走入我的世界。

你說我的世界太黑,而你卻又不是那樣全然的白,你無法化解我眼眸中的憂鬱深藍,所以你放手了,想離開了。

那個夜晚我很安然的送走了你,最後一晚,我們沒牽手沒交談。

你以為我始終不知道你對我的定位麼?我想,我是知道的,只是不提。

 

我還記得那些個颱風夜裡關懷的簡訊,你家房屋受到風災侵襲後的慘狀。

也記得你第一次上節目的結結巴巴,不知所措。

更甭提那次你北上陪外公過生日途中經過廟宇為我求得的平安符令,這些年我更是一刻也不敢離身,哪怕她墨稠得幾乎快看不見當初上頭寫的字,我還是收著。

月光下的回憶,這些,都是你給我的。

 

但最後你怎麼走了,並如此迅速且急迫的只留下我獨自面對這個太過冰寒的城市。我不解。

但如今也已無法尋得答案,物不是人早也飛。

 

我又一個人回到這M,靜悄悄的如同一個長期窩居黑暗的地下居民。

當午後三四點的陽光火辣照射在我身上時,我再次的想起,你,還有那些片段真實的我的曾經。

眼淚早已流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870392000 的頭像
s870392000

永遠有多遠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