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C,,

忐忑,我實是有幾個月未在這桌上提筆,心中澎湃如雲。

儘管我在普世價值中並非然是個好典範(懶散成習),但我仍想在離開前給妳一些東西(去年阿,我的天才學姐丟了顆"健達出奇蛋"給我,那實在是夠柔滑綿細,不過那是因為它是半固體狀態......)雖然因為經濟的拮据無法做到如同《老師的十二樣見面禮》那麼多,但我仍略選幾項,盼妳來日得用

第一個,是娃娃,它沒有發條亦沒有旋紐,就那個樣子了,但送妳的原因是由外入內。

行走在塵世,我想我們都需要有張「娃娃臉」,年輕可人固然好辦事,但我許你的卻是那笑顏。堅強很難,但我們都要學習肩負,把悲傷留給自己,把笑顏展達於現,這是我們必須自我學習的第一個課題

/隱藏子題是陪伴,發生了什麼,想說不想說的它都能隨側在妳旁,在我不能在的時候,在找不到人嚎泣時希望它能跟妳很好。但記住,只要你願意,有些人永遠待在離你一個轉身的位置,不能只陪娃娃,記得現實(其實後半段我想應該是妳平常訓我的口氣吧)

其二其三其四我想我們便由小到大吧。

妳應也有發現我的髮是一日長過一日,雖然常被問到難不難整理,又或是留那麼長幹嘛?但我想這也是我現在要給妳的第二個禮物所能作用。猜到了吧,第二個禮物是梳齒。

木梳陳年,它除了有點像是守護符外,還有一個秘密──關乎於我是我現在要說的。我說過要將悲傷留給自己,但我的方式卻非腹裡吞肚裡埋,而是用梳齒一絡一絡清整。那把雖然不起眼,但是也陪伴我度過無數個失眠的夜的木梳現在傳承給妳,希望它能安撫、驅逐每點不該落下的眼淚,糾散那些纏繞彼此身心的往事鬼魅,進而還卻一片寂寧之黑。

一梳一絡間,無數飄飛的眼淚有了新歸,沉澱於靈髮之末,靜癒難療之傷。

其三,是筆記冊。

我希望妳能記下,或許不用「寫作」這麼沉重的詞彙,而就只是騰筆,記下,屬於自己的也好,屬於他者的也罷,切勿停止那書寫,畢竟那是我們得以明鑑自身的方式之一(有人用黏土,有人用音樂音符,更有人用上一管管的顏色料劑,但我希望妳找到妳自己,就算是邊牆的泥沼亦奮不顧身的跳下去)持續的寫,筆是妳的翅翼,妳的方舟諾亞,我相信唯有當一個人真切的明瞭她自己,她才有能力達成自己的事。

其四,為書。

它可以陪你度過歡樂,亦可以伴妳走過哀傷(此時我挑的是鍾氏文音之書《寫給你的日記》),除了部分際遇我身之情感,亦是希望能夠推薦這個作家給妳。

書,沒有一本書是毫無意義的,有的只是觀者的角度舉措,送妳吧,阿颯西‧納菲西的一句話他說:「無論是什麼情況,千萬別把小說當成現實人生的翻版,而小看了它;我們在小說中探求的並非現實,而是真相的頓悟。」希望妳也能找到自己的書,看出屬於妳的第三行真相。

說了這麼久倒是有些羞愧,無法多織就一條如鋼琴怪傑顧爾德終年披就的長毛圍巾容納妳我,畢竟我們都太需要了,需要如此一條圍巾掩住口鼻,掩住人間狂暴風塵。

該說的早已說盡,餘下的不過是那衷腸未果──思念,尚無盡。

妳要考完期末,放假了,歸去了,縱使我多不想,如今仍得面對與妳交割之局面(今夏之際再過,校園再無我容身之所),孩子阿孩子,我還是牽掛,妳的身上有我太多擔心的影子。

我希望妳能逐漸勘破,並再妳自己的人生當中取得一席之地的主導權。學會勇敢,學會堅強,學會慢慢面對人生的風浪.....

真的該說再見,不過卻是「再見」,記得我一直沒有遠去,只是在比妳稍前的地方等待著,等待著.....

 

 

-*-*-*-*-*-*-*-*-*-*-*-*

如果要說,這約略也是記載我最多塵世心情的信了。

我希望,每個人都能夠展翅,那這樣,就不愧我帶妳們兩年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870392000 的頭像
s870392000

永遠有多遠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