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所謂的人就是如此脆弱的生物也不一定-

 

算是失眠嗎?還是說是由自己所謂的理性主導的假性清醒?

 

坐在床緣,將藍色和白色的盒子打開

 

我想,我是個懦夫

 

眼淚一滴滴的自眼角滑落,我盡力不去讓淚珠濺濕了那些僅有的充滿了唯一性的,信紙

 

迷惘

 

面對一張張迎面撲來的情感

 

我愈發迷惘

 

我看不見,理論上的自己

 

有的人認為我是好人,有的人則否

 

有的人覺得我是背叛,有的人則覺得我給予了支持

 

如果相對的每件事都要選擇靠邊站,那能不能讓我可以看見那些陪著我站在同一邊的人們

 

畢竟一個人,太過孤獨

 

於是無法沉眠,成眠

 

貪戀著永恆只要多一秒也好,我也可以不斷續的聽見妳的聲音;哪怕離世界末日只剩下最後一分鐘,我也只想抱著妳不分離

 

不過,這些都是妄想

 

我清楚的明瞭,在這神早已隱蔽於天外的世界上,如同我這般不虔誠的信徒的投機心願是無法也不可能被實踐的

 

於是,我哭泣

 

將一顆顆鹽水珍珠奉上

 

或許是期待著,會有一天,那些奉獻能夠累積到足夠的高度可以為神所見

 

又或許只是嘗試著用最笨的方式降溫,降低體內不斷升溫的,思念

 

是哭到了盡頭,變成了那歡瑜的大笑

 

又或者是笑到了末世,便化作點點星淚

 

目光轉至剛剛因為失手而摔落至地的鏡,卻發現....

 

片片碎裂早已失去亮明的光采,徒留堪比夜墨的深黑佇足  在不斷反射的第十三道鏡影之中,無限盤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870392000 的頭像
s870392000

永遠有多遠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