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前塵 (4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距離遙遠,妳發生了什麼其實我都可以接受的。

不管是等待還是時有時無的電話,或許我很煩人吧,一直一直。

妳給了別人機會,這我想應該也是理所當然的,畢竟,近。

要說我不會失落麼,我想是無法的,後來的時間我一個人失魂落魄地遊蕩在台中街頭,這妳是不知道的。

期間的等待又或是我付出的種種努力,這妳是不知道的。

我不該怪你,也不該推諉責任說到底誰對誰錯,感情的事只憑感覺,討論太多都無益無用,阿阿我不是聖人,但,我想我還是能夠放下。

我知道我斷尾的白痕都刻劃著一段段感情,親也好,友也罷,更甭提種種愛觴恨驪,妳是妳,抱著未來前進,而我,選擇的一直是留下。

因為我是善等待的。

前途無光,黯淡何妨,我自不是上進在普通人的道路上。

跟以前一樣,我說,妳的選擇我會相信,不管妳選擇走上的是哪種路。

 

嘿,天使只是被雲遮住,短暫短暫對吧。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妳消失了,自上次說寄丟了給我的信之後,妳就消失了一如不曾出現在我生命。

除了那些,五年前被我好好收入鐵盒中的信紙與形象外,妳,就像,憑空蒸發。

失落麼,或許我失落的是一段純粹的消失,我不介意妳後來走了,一個人,或是跟其他人。

 

我寧可相信妳只是迷路了,暫時離開我的天空,暫時,不在我的眼前。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阿,喔,又一個人了

這次返鄉,大多數的時間是一個人自處,不曉得為何的找不著人陪伴

於是凌凌亂亂的進了校園(那已經不屬於我而屬於其他年輕人的地方),或許我的轉變讓人很驚訝吧,不過那都只有外表,我想我還是那些年的那些個小孩──但或許一直沒有人懂

就像人們一直要求愛情的忠貞,我卻不理解愛到深處了為什麼還會有第二第三第四的情感,我不知道唯一,但是,大多數人要求如此

我沒有擔當,我還是像個小孩一樣想著過往,懷念那512行星上不屬於我的玫瑰

沒有畜養狐狸,取而代之的是占領了一座永遠沒有人想進的永無小島以及一些仙人掌性格的回憶藤蔓──你長不大,始終長不大

忘記不了那些的你不夠成熟,溫柔的你不夠果決,還有那些夜裡撫胸輕喘疼痛跪地的你也太不像樣,世界要求的男性不該是這樣的角色,不該是,這樣脆弱的一個角色

後來的日子,只有寂寞更寂寞,你不會得到救贖,也不會有任何人願意陪伴──畢竟你的代表動物是狼,雖在群體中卻又各自孤獨寂寞的狼

無法,與黑羊白羊溝通的狼,是預設的壞角色(但此時的你卻還狠不下心扮演,總是突然的就迷失了方向)

繼續做著那些你想做的事情(但往往被當作偽善)

像是話外音的話外,你成了平時大家不會想起的那種背景,直到人都走光散場沒人可呼求時才尋起你

這種生活還要多久,你知道你拒絕不了人的,即便再忙再亂再煩

於是一次又一次,你容忍你自己那該死的答應(明知道不會有人感激或者什麼)

一次又一次的被當作工具,最後,沒得用的時候就扔棄

阿,你想通了,那座島阿,充滿的是由你淚水灌溉的回憶,難怪,難怪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18 Wed 2012 18:27
  • -

一點點貧血,雙眼發直,兩餐沒吃的結果反應在平常沒好好照顧的身體。

但說真的會餓嗎,更多,我想是疲憊,來自深深深深的軀體內部,巨大巨大的疲憊疲憊。

我是個什麼樣的人?

看過許多勵志書總說別去管那些不喜歡你的人,或許吧,但我總是無法不去聽到那些聲音,畢竟我並沒有多巨大的成就證明自己比那些人傑出且值得受尊敬。

於是渾渾噩噩浩浩蕩蕩,像隻針鼬般被四面八方射來的利刃扎滿(但我不是誰需要的草船只是一塊瀕臨毀滅的空土),不成原樣。

又回到一個人的電腦桌前,像是棵沒有用的黴菌。

 

多久會凋零呢?

風還在,吹動死亡。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an 31 Mon 2011 06:38
  • -

陰險的不是你,而是你周遭的人。

我不知道為什麼無法被分辨的玩笑話。

算了,我說,算了。

再次的被點醒,我還是一個人,無論如何。

用他們的話說我滾得遠遠的就不會再對妳造成傷害。

 

我不懂,妳說她只是衝動了點。

那麼我呢,我難道也不能衝動且毅然決然的離開麼?

我受不了,那種凝滯。

該死了都走了。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剛想要實踐朱光潛先生在《談文學》中所說的「有話直說,無話不說」而封嘴時,妳傳給了我簡訊。

「再見了,我們是朋友。」妳說,妳會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笑著落淚,悄悄的一字一字回覆,此時從心底擠出那些話甚至比扯著臉皮還要令我疲憊。

這些日子以來,我幾乎沒忘了什麼,一顰一笑一誠一諾我甚至日夜開機,提心吊膽著會錯過些什麼你想給我的最後留言,但換來的竟是如此。

無語,但也得給個結局。

 

你反覆著想那些日子以降你所付出的等待與實際似乎不成正比,你就這樣子虛擲你的光陰甚至沒告訴她這是你最後最後一次為了承諾而準備。但或許你早就猜到結果所以才沒說。

你是不願給任何人困擾的,大也好,小也好,多也好,少也好.....你是不願意的,所以你自動把自己縮小縮小,直到離開了她的世界。

或許她會安心吧,你如此想著──這也是你從小到大戒不掉的病症,過於貼心,貼他人的心導致自身崩壞瓦解。

你以為你付出的只要夠多,或許,或許是到了她要求的每個點上就必得到回報,但是一切並不然。

你寵著嬌慣著的她終究是不要了你,離開了你,準備到了新的地方沒入新的環境新的人群──然後你的片段將連渣不存。

或許吧,一直以來你是這樣的一個爛好人型態。不打不罵不放棄不解釋,心酸與誤解往腹內吞。但這並不代表你沒脾性,只是緩了點。

你逐日逐日的等待如今已無意義,關閉,丟棄,那已然多餘的手機,你一個人在樓台上靜靜賞雨,那種速度感到了極致所產生的反差。

你想起許多人,還是,你在夜幕面前反芻自己,你總不忍心的,面對那早已殘破不堪的肉軀。

沒有人有錯。只是到現在你仍覺得自己有罪,注定無法泊靠人世之端。

 

而她,或他也許只是個提醒,一個又一個的現實澄清,你沒有屬人感情無法做人,這麼樣一個簡單道理。

你腦海中只想起小時候放風箏時不小心沒拉緊繩線而導致風吹愈大,一時無法掌控的風箏卡到了公園裡的樹上。

那時,你一個人只能呆呆的看著風箏,不管拿石頭扔或怎麼搖晃樹幹都堅持纏在樹上不掉下的那片紙鳶。現在的我,似乎就像那個樣子。

回憶漫散成枝條,不知覺的一點一滴蠶食我身我心,如細水梭石。

於是我漸緩了所有行動,我知道,或許,妳早已不在乎了。忍耐著不去接起電話,不去回覆那些片段的簡訊。

我已然不知什麼是真,什麼又是假,一個人徘徊迴盪在無聲的角落。

 

距離遠了。妳說。不是無心。妳說。

我只能嘮嘮叨叨如狂瘋胡囈,最後被淹沒在淚珠的海洋中失卻聲息。

我一直說,如果妳好,我就好。

 

海豚走了,你在心底悄悄的說:「這或許是最後一次了,我如此相信承諾,相信妳。」

也是我,再次的記下,我對人世的,無能為力。

 

-*-*-*-*-*-*-*-*-

續後記

 

真實也好,虛假也罷,某種程度上我早把自己置之度外。

我總思索怎樣對妳是最好的,在妳給我的暗示下,老實說至今我尚未逃脫那種自卑,當眾人一一離去只剩我一人時的那種窘迫。

我只是個,平凡到不行的凡人,會哭會笑,自然也會痛會傷。

不過我不說了,如果你覺得一切這樣就好。

別懷疑我,說出的,就是一輩子的不離不棄了,無論何時,別懷疑我。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一陣一陣的,潮汐,拍打海岸。

我在這端看見,你,漂浮,自遠方的海天而來。

 

妳是屬水的人魚,妳說。

妳擁抱著一段,巨大無比的傷痛才漂流,上岸。

自遠方的遠方,這無盡時日的顛沛讓妳疲乏。

妳明白了,為什麼人類必得用遺忘來放逐哀傷。

也明白了為什麼,妳放不下那哀傷。

 

妳是人魚,尋找王子的泡沫。

妳是,人魚,在海中,只為尋找,那遺失的一點,泡沫。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你花了點時間才得以整裡出那些你曾經的吞吞吐吐。

時光毫不留情的呼嘯,於是你們尚來不及接近即舵離,分深分淵。

你還來得及說些什麼?你不知道,或者是你寧願不知道。

 

你還記得你在幫她想綽號時,她嗔怪你為何遲遲不叫她的名。

你在心底想著,不是不叫,而是你想找個日常生活中的形象,就猶如那無以名狀的鵝黃一般,可以時時掛之。

可是那時你沒說,你將這個想法深藏,只是打鬧著帶過。

 

你又想起她的信,淺,卻深刻。

你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或著是說,必須說些什麼。

因為她將想說的,要說的早已一一訴盡。

於是你幾乎成了無聲者,只有一日一日讓心芽抽長。

但是,似乎也是因為如此,很多矛盾未解。至少對她而言是如此。

 

不過似乎現在都來不及了。

你失落的,你擁抱著的或許就如同她第一眼看出的──不屬塵,不寧囂。

 

可她誤會了。

你說過的字句,不曾模糊。

你不是多博,你只是覺得此生無有。

所以你婉拒了,而後保持著朋友的距離。

然後呢?沒有然後了。

 

你被貼上壞人的標籤,因為沒有眼淚。

你被掛上糟糕的腳鐐,因為沒有懦弱。

你把悲傷留給自己,但一切並沒有比較快樂。

她還是走了,帶著決絕。

你來不及說,她也不可能再前臨聽。

你乾脆就讓一切成了個不解之誤會。

你不是推拖,只是,你想如此,你們會比較快樂。

 

你不是聖人,但是你應成為聖人。自小,一切是如此教導你的。

男兒不淚,但不代表不累。

你也會有空窗,也會有真正必須放空的時候,但你藏起。

將自己撐大撐大再撐大,至少,要撐得起她肩上這片天空。

你是這樣想的,不過你還是時常被抱怨成沒血沒淚沒人性。

 

最後,其實你原本誰也不想回的,可你不忍玷汙。

你們的曾經是那樣的瑰麗。

你將她收入抽屜,將眼淚也收入心房緊緊鎖起。

因為,這,這一切,你不想染塵。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妳重新站立,我繼續壓抑。

我是妳曾有的不正常,也是妳不想回憶的過往。

不打擾,或許,妳會較好。

於是,我黯淡的下了台,離開妳的舞劇。

 

因為我知道,有些事情注定不會被成全。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妳說,妳所欠缺的。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16 Tue 2010 18:00
  • 是否

妳放手了我,我放手了飛行。

沒什麼好說,結局已然殺青。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Feb 09 Tue 2010 20:32
  • 仰望

傷心什麼呢?

我知道一切都只是個過場,行走段行式罷了。

一開始,就如此了,可眼淚還是嘩啦啦的下。

 

妳快樂,我就快樂了。

然後悄悄的閉上眼,該會寧靜許多。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年夏天,那片海,我知道都已經回不來了。

昨天晚上我一個人跑去海邊,看一波又一波的洶湧擊打彎礁,看一點一滴的黑暗吞噬所有。

很寂寞,可是不需要有人懂。

我跟開始的時候一樣,不曾要求什麼。

 

海風好乾,或著該說是眼淚好纏,總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迷濛雙眼。

我不曾說,也不會有人知道,其實我一直想要個結束。

每次看見急駛而過的車、大片大片的海水,又或是在火車月台上等待列車的時候我都想著。

過去執著的,已了無意義。

 

我知道,似乎我是走不入他人生活的,如一開始──

是的,被寫做"異類"的那天開始,我就知道這世界沒有空隙。

 

面對著大片大片的闇藍,我想──我不再強求我自己走入人群了。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我一直在等,等妳親口跟我說。

不過沒有關係了。

老實說,我想我還是無法那麼自私的,即便很想。

這是一生的事了。

好吧,其實我也無語了。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對不起。他說。

他在空無一人的湖畔說,在每日進出的課室說,在每夜依偎的枕上說,對不起。

真正的好不是為妳好。

他想,沒碰到不知道,或許這也是種果報吧。

現世輪迴。

 

 

 

給很久以前的。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Dec 03 Thu 2009 14:11
  • 混亂

等待的滋味好濃好濃

混沌之中,我總會懷念起那些曾曾經經

妳,妳,還有妳,以及最後又變成一個人的自己

 

約定的日期很難過,我不知道怎麼走

天空大心卻很小,連哭泣都被狂風哮

堅持的意義在於距離、時間,還是那些不確定

 

我好想沉沉的睡去,仿若不曾轉醒

妳的聲音只能在夢中追尋,我的失落在現實逃避

鮮血淋漓,無奈此生注定

殘缺殘念殘身殘軀,一一別開廣場標的

離心最遠的是手足,離夢最近的卻是清醒

 

我幽幽的在風裡,剎看無數蒼渺靈精,進退的毫無意義

獨人獨坐獨舟,獨泣獨涰獨流,不絕之千古哀愁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翻出閒置已久的信匣,赫然發現生命流動的痕跡,以及自己失去的那一點堅持

 

妳的思念蹭滿了整張信紙,滲透了文字,化為熱流自我讀信的指緩緩滑入心扉

雨,下很大

我無法想像我曾是個多麼卑劣的人,如今印證此生

回憶響起了音樂,牽動眼淚轉圈

一個一個又一個,不停的人世輪迴

 

卡索的生活是夢境堆疊,那我的生活就是字意疊堆

像個迷途的孩子想找回歸家的路,最後發現時間慢慢慢慢的修復,一切已大不如前

孤獨的孩子長大了,有著堅毅的笑容,站在昔日逡巡的風裡也能堅持的笑容

繁花開落,月華星稀

人魚公主在晨光中微笑化作泡沫

他想

如果成長必須付出這麼多的代價,那麼是否他可以選擇像彼得潘當個永遠長不大的小孩

 

十一月的冷風強勢灌入巨大的風衣隙縫,自顧自霸道狹走貨架上僅存不多的溫度販售,隨即又消散在空氣中

耳機緩緩呻吟,異國文字排列難解SOS,主旋律是殺戮的癲狂,副旋律佐以憂愁的清醒

朦朧模糊之間,誰看見誰的真理實現

 

銜尾蛇標記一個無窮盡的圓,煉金師筆記紛飛註釋瓦解

物質麼,金錢麼,還是信念執著的瓦解

大時代下,死神袖底的風臘臘作響,吹開了虛妄,吹散了存在

以著一種必然的釘刻,在代表孽罪的十字架上咒殺,凡塵

 

於是雨落了下,風颳了起,萬物遂化為無盡的凋零

一步一步忍受,背後燒灼眼光的推妥

前行,往地獄深淵不可覆轍的未來前進

 

披上僧袍,做一個最為自私的慈悲

放下屠刀,放下塵念,我不能保你立地成佛,但我能幫你得到更多更多的素齋與崇拜

死者晚禱,遠罪喪鐘

放下執念,一起成為亂世飄幽的鬼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當我的世界只剩下妳而妳轉身離去,留下來的我會看見什麼?

我的心裡有一片海,堆滿回憶的骸骨碎屑。

 

白沙灘,紅磚瓦。

排滿等待的屋簷悄聲滑落無息的淚,滴答了塵囂,寧靜了光陰。

我,佇立。

嘗試用思念鎔鑄,一座妳的參天巨像,在雙眼安上我的心的碎片,當作燈塔指引歸途。

嘗試用燃血澆淋,一片四季不滅花圃,在園心放上一冉灼火,日以繼夜焠鍊想願星念。

 

我,朝海,扔出。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Oct 11 Sun 2009 08:15
  • 無題

擁抱太難,眼淚太寬。

回憶音叉的敲擊,總是激不起戀人心底共鳴。

 

時間太短,寂寞正翻。

紛飛了一個又一個七月七,是否能再看到妳。

 

距離太遠,心太不安。

如果只有胝手胼足之間,是否不再顫慄如斯。

 

九月過,十月臨,

迎來比秋意更濃的綿延愁思,

咳紅了楓葉,看見了結局,

無聲巧轉落下的,

一片片無語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Sep 16 Wed 2009 23:19
  • 痛苦

雖然在笑,卻滴著眼淚。

 

壓力大,我就像極速被拉起的深海魚被現實的殘酷,擠壓,爆碎。

我承認我懦弱,我無法承受那天之後的世界。

原本期待的,落空,也是安心了吧,至少不會有個人傻傻的陪著我做夢到死。

 

我還記得,許下願前曾拿出妳的照片默默冥念。

卻忘了,那只是過去,不可能成為現在,以及替換將來。

妳憧憬的浪漫的夢,終究只是琉璃漸漸粉碎在日常中馬腳俱現;而我,選擇繼續沉醉因為不能接受這太過悲切的事實。

 

兩年前,兩年後。

我們會有多少個兩年可供揮霍?

夢醒的不是我,明天以後我會繼續沉溺,那份溫柔

那份自縊式的溫柔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