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笑忘 (117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因為右上角那個很醜的廣告,我換了個平台 請舊雨新知都可以轉站。
謝謝,有留過話給我的大家,我看著看著,真的哭了,你們每句話都在我心底種下莫大的,感動。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捏著鼻子,假裝說出的還是人話。

還是些無能的囈碎,我真的打破了規矩自成方圓了?我不知道。

好幾次,不管是老師還是那些朋友問著,我都給出公式化的回答,為什麼我不去念中文系,或許念了會更好,但是目前也不差。

我總是塘塞著,然後在夾層中痛苦。

記錯科目名稱的事情或許不大重要,但從小地方就能看出一個人的專業知識背景,對吧?

我始終不知道我無法跟誰交代,還是無能跟自己交代而只是機械化的走著,或,假裝走著,把日子一年過成一天。

又逢畢業季,今年不知怎地比以往熱絡,許多人都轉貼了自己學校的畢業編曲,或是花裝絮集,但一切在眼中在心口只是愈發鼻酸。

我或而沒有大智慧,沒有巨度量,總彆彆扭扭的拐著回憶的步伐。

幸福,我其實我不太知道這是什麼樣子的狀態,畢竟如果知道,是不會有人拒絕的吧?

我懷想起刺鳥,一生庸碌貧乏只為尋一株最好的荊棘撞上,死,卻高歌美好。

還有多少時光可供晃蕩,還有多少愁腸?

 

讓故鄉的雨淋洗異地的月,讓血血淚淚滿載。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是一個成色美好的秋天,他搖晃著酒杯後緩緩在鍵盤上敲下。

距離上個驪歌響起似乎已是很久以前,但大家卻在今年不約而同的回憶起那些點滴歲月。

好些人不見了,或是出國說要深造,或是異地準備發跡,各種各樣的原因理由,我們分開,最後會在哪裡相見呢?

三,這個數字對於今年的我來說擁有巨大的意義,不管是前進後退,行走死亡,一切都與這數字離不開關係,但很多時候你卻無能反擊,是的,無能反擊。

你倦於寫日子在牆上消瘦的詩,拒絕通俗的為瑪門折翼,但最後發現斷裂的似乎不是你,而是面前那條曾往天堂夢境的路。

此時的你遙望彼時,好久以前,那種單純得近乎愚蠢的自己,如今消亡到哪裡去了呢?

你永遠記得幼時說過的一個又一個如果我是、將來我要,那些藍圖你也都還收著,記得那些片段承受或著被迫,最後融製成了如此一個你。

人生不太有公式,你想著按照如何培養前進,都總會有著機緣巧遇或者災難巨厄降臨,將計畫一一破壞,如此的你,如此的人間,只能不斷不斷闖著,是吧?

你回想起晚餐手上一串串燒炙美好的甜美肉塊,還有那一杯杯澄黃五糧液,他們是隔了好久以後,你終於又碰上的一次滿足,祭五臟。

時間又來到了半夜,不想被現實追逐的彼得潘始終要面對鐵鉤船長的火砲,而小仙子不一定永存,至少在數學的邏輯上,她是不可作用的無理數。

又是一個晚安,還有,早安。

對於過往與現在,我不斷不斷渴望練就一個果敢的手勢,揮別。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沒有人知道那兩個字最後在我身上落下多燒痛的印子。我說。

很多人覺得過去的,或許還只是種螫伏,我想我受夠了折磨,而混亂了回憶四季。

還將舊時意,憐取眼前人。我時刻記著做著,但對我這孤苦的肉身來說,卻是太大的災難。

我不喜歡應酬,不喜歡相接靠時無意義的語句交觥,我寧可喝幾杯酒對月,也不願散盡千金還俗替塵。

或而是癖性嚴重的孤獨患者,再受不了時日的追轉,受不住連綿的愁。

像拿著湯匙敲弄酒瓶,像懸著巨大達摩克利斯,孤單擺盪過鞦韆鋼索,我在人世一無所依,一無所靠。

長時間的疲憊,快到盡頭的心,還有什麼能夠延續?

幸福是什麼?我恐懼的是幸福,還是即將幸福?

我無能酗酒,也無以藥錠安眠,任何一步錯落,都可能長睡不醒。

我是孤獨的,至少,在回憶的角落,我永遠只看見我的影子,只有它豪不離棄的緊依著我這逐漸頹敗的肉軀。

我是無能去管控任何人的。我陷落在回憶。與現實。

我畏畏縮縮的逃避。不斷逃呀逃地,我知道我始終離不開這種像是生存於夾縫中的感覺。

一種巨大的窒息。

我不愛笑。也不想裝笑。

我認識的人很多。我卻不知道有多少人認識我。

我不是傳說,而只是場邊一只小小蚯蚓烏蟲。

 

我不抽菸,卻喜歡菸草的那種疲憊,叼著寂寞──吸吐之間,已然一世。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是我的問題。

太久沒休息的腦袋也面臨記憶體的崩壞。

我無能給你帶來任何期望還是,我的存在就是種破壞與消亡?

當頭痛到了臨界。

當死亡,不再是頭上那把達摩利克斯之刃。

 

 

 

消音。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該做的事情都做完了,我等待著衰敗。

讀 P.Redura 的詩總令我有種無可奈何的悲哀,不是處在失落,而只是種詭盪的情緒環環轉轉

他說:「生命太過豐盛以致花朵枯萎,而且充滿哀傷。」而我的視線聚焦在紅膠囊的油彩畫。

農村迴游計畫通過了團隊的審核,目前只待七月。

我是點數著自己人生的畢業還是,點數著青春的不存?

一點一點一點,感覺不太正常的時序。

書籍的讀取速度又回復了之前的效率,不過茫然的時間更多,眼神更空。

我還是不知道未來在哪,是否該前進或害怕,還是更多無以為繼的──驕傲。

 

我能在畢業時昂首?還是怯愧?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直想要說些什麼,像是一首低婉的小曲細細流瀉。

我遠望,幾公里外連綿的山脈,回想這幾年的時光,或說,這幾年的因緣。

一直以來,我是不敢以文青自居的,頂多用個迷青或失青,畢竟那個文的背後有如「家國不幸詩家幸」的無奈,必得背上許多苦難。

我一直走在城裡,沿著那條曲扭蜿蜒的路子,若說真有陽光,我想大概也灑在遠方。

我常出走聽海,一個人遙眺遠方,沒有目的,沒有方向,就只是將視線拋得遠遠遠遠,一切無無明。

渾沌的,曖昧的,還有什麼未曾提及的?

桌上桌下的空玻璃瓶未曾給出解答,而我還在沉淪,或者,掙扎求生。

總想起多年前還年幼的自己,只需看望著一本書就能將孤獨拋擲至一個定點的自然自放,如今卻是擁有山河還會恐懼黑夜的寂寞分子。

最常寫的是日曆,逐漸削薄,而後是青春,帶著流浪放逐之感的空洞孤城(愛情在此時貌似以主軸貫穿,朦朧中一切是愛,朦朧中一切又可分可離)。

而前陣子為了人情面而產生的財務危機更是甭提,還款計畫不斷被打破的當下,我才真有作家鍾氏所言之:「最可怕的不是沒有靈感,而是給現實追逐。」的恐慌──但我不是怕沒有錢,我怕的是沒有錢以後的未來。

我有專長麼?還是那些也都只是種假象,拉拉雜雜的碰了一堆也死了一堆?

我無比痛恨諾言消失的剎那,好比相伴至永恆,好比短期租約,但現實卻有許多打擊出現,不斷橫生枝節,將想振翅高飛的你打落,這年頭沒有英雄──有的只是些紙糊的翅膀,更甭提蜜蠟。

世上唯一不可逆的即是不可逆本身,苦痛苦痛,悲傷悲傷,一切疊字成了種新的暗示,你還未開光天啟,卻油然有種酸楚感群集雜錯。

隻字未提的,是美好還是噩夢?

片刻未安的,是青春還是衰腐?

 

我與我的死亡同一陣線,靜待人生一頁又一頁翻過。

一頁又一頁,我離它的終焉,

愈靠愈近。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流行什麼?DDOS系統攻擊?

最近各個社群網站上都在號召群眾去開自己電腦當作肉雞去攻擊菲國政府網站,我實在不解,不是身為一個資工系學生要說些什麼,只是我不大明白這種行為背後的意義。

先說說DDOS,那基本上就是靠撐撐撐的把對方流量灌爆進而癱瘓對方主機的一種攻擊方式,那用處呢?

頂多就是讓一些急需此網站的使用者無法連上該網站,無法進行一些可能必要的動作,但回頭看,我們自己國人都不太理會政府網站,那癱瘓對方國家的網站有意義?

如果就新聞層次上來說,確實對方國家射殺我國漁民的舉措有如同宣戰,但實際上能處理的方式不是一窩蜂地跟著鬧,像是小孩子打輸就找一群小孩來繼續打這樣無聊。

瘋狂的洗版,今天我們又癱瘓了幾個網站、解決掉幾台主機.....有這些時間為什麼不拿去好好念書好好工作,經濟上面的制裁更兇狠不是?

然後台灣人民還有一個我從小到大都看不穿的點,那就是灌水灌票。

比賽原本的主旨應該是由大眾評分,選出自己喜愛的作品或者什麼事項,但到了台灣,這些就變成人情宣戰。

我看過最扯的一個例子是報名歌唱比賽,連錄音曲都還未放上,就直接有了第二還第三名的票數──無聊,無鑑別度。

或許會有些人說是失敗者的哀號,怎麼我自己也不去找人幫忙,是不是朋友很少?

每次想起都會想笑,或許吧,有些人如我就是一整個地下社會化嚴重的傢伙,悖離俗世道義,所以擁有的人脈很少(雖然我說這話很不合適──看著落落長的聯絡清單)。

但到底扭曲了什麼?

比賽就是比賽,徵選就是徵選,或許,這就是我們一直無法進步的原因。

像是聽信宦官干政的昏君。

 

唉。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還是死掉好了,我想著。

其實有些話我並沒有說,我永遠記得我第一次在我前女友面前哭的理由很彆扭,我說:「千萬不要拿感情對我開玩笑。」

我是個奇怪的人,我可以忍受被踐踏被傷害被不尊重,但對我來說,無論是親人是朋友是愛人什麼關係我都不喜歡被拿來開玩笑。

這就好像回到很久很久以前,國中的那次爭吵,或許對方已經忘了,但是我深深地記得,搬近搬移,是我多慮了多心了,也口不擇言了,所以,決裂。

後來雖然有短暫的和好,我想也不再是和好了──不管對我,還是對她。

還有一個朋友前陣子傳訊息來,她說:「這隻手機很快就要被停話了,我想我們兩個之間總要有一個人做出這種決定,謝謝,然後,再見了。」

我後來還是沒有刪掉那支電話,或許,我想的是偶爾傳過一封兩封簡訊,那些,我對往事說話的痕跡,不在乎在意有沒有人回,而只是我對一段感情的尊重程度。

我是個彆扭的人,我不知道如何表達,不是說我不會相處,而是不想用公關的方式來跟大家相處,於是我說話有時難聽,行為有時令人厭惡。

我懂得這些,我都懂,不管是好的壞的還是自怨自艾,大家都這樣說──哎,你就別這樣了。

把日子一天曬過一天,我搞不懂得未來的定義,我想我比誰都害怕,我沒能力嗎?

或許我是不敢承認自己的,畢竟看到的太少,未知的太多,對於生活,對於那些追逐追尋的,我想我都及不上別人。

拿一個好友壞孩子來說好了,好幾次我都跟她說:「我是傾羨你一如傾羨那些他人,那些知道自己要些什麼並往前推進的人,我是敬佩的。」

渾渾噩噩恍恍惚惚,我不知道我要什麼的人生,卻只明確的知道我「不要」什麼。

是新時代的舊人種,還是舊時代的可憐人?我再也無法理出一條乾淨的緒子,指引未來或哪個他方。

我不成功,一直都不成功,我只是個活在幻想的殭屍學生。

 

阿阿,我虧欠我所愛的人甚多。

如果可以,能不能拿生命去秤量論價,最後換成各人所需各供給。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事情一樣樣的達成,卻只是越發空虛。

世界凝縮成一小塊剝落的牆,還有,斷裂的章句。

我走在鋼索上,行過千里薄冰,躲不過記憶巨獸的追逐而我──還在沉淪。

世界一口氣地把燈都暗了下來,太陽不出,連月娘都失去光潔。

有點飢餓,腸胃拼裝的一種詭異的孤獨,反芻寂寞。

還有多少象徵未用,多少貧瘠的山丘耕種希望,我們,持續在累積死亡。

持續持續,一天一天地邁向,死亡。

幽谷中,咆哮不斷延伸。

 

還有些許晶瑩的珠淚結在,字跡模糊的箋。

還有些許,些許。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y 04 Sat 2013 19:41
  • 給W

人的一生總要有一段或兩段往死裡沉下去的愛情,我想妳是屬於我的,不過這些都已為過去。

回首這段日子,是感慨多過唏噓,還是歡愉勝過苦痛,我想,這已經不必討論,我看著手邊仍留著的妳刻的印,我想這會是我心上一道很深很深的窟窿。

日子一天天滑裂,而所有的重啟,果真如妳所說,花了足足一年,妳才回到可以接受我訊息的那種陌生,我笑。

這是種多美的放逐,在我們年輕之時,在那些夜,我們交託彼此以吻以性以寂寞,在小小的單人床上傾聽世界的蛙鳴。

然後,花火終有落幕的時候。

如果要說我有成長,我想那只能說是我習慣了這些疼痛,一個人瑟縮在床上,左手邊很空,右手邊凌亂著妳的信箋,淚水侵濕衣襟。

我真以為我會死,在那種燒灼,幾乎未進食,卻又感覺不到飢餓感,世界有時候在晃,有時候則是我自己耽溺於酒精的虛妄,月復一月。

我曾以為我會就這樣沉淪直至死亡,但後來,我還是在這裡說這些毫無意義的廢話。

然後,大三要過了,距離剛上大學不知不覺竟然也過了這麼久,久到我差點忘了,我只是這裡四年的過客──淚在眼眶中環環轉轉。

 

我能在這片土地留下什麼?

還是這片土地在我身上留下了什麼?

 

我在回憶裡看見,一條蜿蜒不見盡頭的路。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把日子丟在一旁,或許需要的是點勇氣,一點意外的緣故,我現在得身無分文到下個月中,該怎麼過,乾癟的肚皮沒告訴我。

有的時候計畫是永遠趕不上變化,不只是在人與人之間的待人接物,還是,天公變臉的速度,我看著陽台清晨橫掛的衣物在幾個小時內受大雨淋洗,百感交集。

有的時候想問什麼是谷底,還是,谷底就是谷底?

越過追逐的時間之後,我在手札上落了一枚淚滴,那些回憶如鬼魅尾行──而我真能一一擊敗那些風聲嗤語?

我想起H,或者用,她現在自稱的A,又再度上浮於曾棄置的平台說些令人傷心的囈碎。

(我真能不為所動?)

(我說,不,但是我已然無能幫上更多,因為彼此的錯過)

敲鍵盤的速度又回來,但是卻時常落空放空的腦袋。

 

真的有點餓。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疲憊的走到鏡前,拿起刮刀往臉上劃去

一下、兩下、三下,熟練的像是行刑多年的劊子手一一除去臉上過多的鬍髭

窗外豔陽正盛,窗內細雨綿綿,我踏著扁舟往巨湖之心邁進

此次錨定舟停的該是哪塊忘不了的回憶

板塊追撞著板塊,癡纏嗤禪痴蟬

嗖地一甩──

原來只是在夢中撞上了迷失亞特蘭,潸潸煙雨削掉了時光陵角

 

回家。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午後,雨下了下來。

充滿點鹹味的,還有,那該稱作是酸澀口感的東西緩緩劃過了回憶湖面。

 

燈暗了。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喜歡在晚上喝點小酒,氣氛的醞釀甚過於清晨,而夜也總是最易勾起回憶的濫觴....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黃梅逸散著濃稠的雨味,游子不是歸人。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要停止書寫,因為那是你賴以思索的方式。

某個比賽的截稿日意外的近,我才發覺原來又過了一年。

光陰以跳躍的方式前進,而人們不管往不往前都得做出決定,是的,做出決定。

這次搬家的過程中,我清理掉了許多東西,不管是內裡的還是外在,對我來說都是場巨大的翻洗。

朋友圈,後來發現還是會有些人進進出出物換星移,不過也就算了,或許那是命定,而我只消等待與行走。

最近倒是有了些討厭的感覺,或許我該調整我道歉的習慣,對於每件事──至少很多,不要為了和平低頭,要為了公義。

我想起最近發生的許多事,大多都是因為一個小插曲,然後吵架,我總是習慣幫別人找理由,各種樣的,合理化別人的錯誤,但有時,那卻是錯的,我不需要替人背黑鍋阿,不需要那些沉重的包袱。

在新家慢慢整理的過程中,我發現似乎每個新家永遠是空蕩蕩的,還未沾染新主人的生活習氣,前主人的日常卻早已消耗殆盡,而這樣的場所永遠是有種生份的冰冷感。

我總一個人在角落觀察,不管是遠或近,高或低,這種蔓延出來的,有如屍臭氣一般的難堪。

我又想起我宜蘭的新家,因學賃居在外的我偶才能回去,那兒房間有了我的氣息麼?還是依然新如無人居?

 

呢喃,不要停下筆,不要停止思索。

那是你唯一剩下的,現實──無論何時。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說:「你覺得自己假是因為你活得比誰都真。」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r 26 Tue 2013 00:29
  • 雜談

#1 非關正義

所謂的正義,也不過,是相對性的東西,如果妳說我在他人面前讓不勘,難道,封鎖規避起來,我就不令妳難堪?

無趣,在網上翻了幾個滾兒,鬧得沸沸騰騰的幾件事都是鍵盤柯南。

 

#2 專題

一概的模糊,翻閱多少書只是累積多少虛無,抓不住精準的描述,感覺像是收不到訊號的天線空轉....

 

#3 (____)

搬家,想家。

台東燠熱了好幾天後,突然轉冷,毛毛細雨飄飄。

我總會想起幾公里之外的家鄉,雨,蘭,我青春成熟成長之地,然後是──大學,埋葬之地。

現在的生活或許日有所進,或許只是原地踏步,但我告訴自己要踏實,雖然偶爾會給回憶燙醒,但是有許多現在身旁的,必須抓緊。

好比,那些流逝飛快的時間。

 

 

思緒被擰成了短簡,錯綜在一道道飛光,誰又有詩鬼的豪氣斬(燭)龍足食其肉使時間暫停?

或許一切只是空想,只是,過於理想的。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當自己小小的用處也消失的時候,自己會不會也跟著消失──

 

我總想著這些,或許,可能,假設性的問題,好聽點是心思細膩,難聽點,就是自找麻煩,但是我是多麼希望不要被直接否定。

不管在哪個方面,學科,術科,甚至是課後的交遊或其他零零總總的特殊技能。

我話說重了,是因為我真的有些不大好受,我還是很難改掉那些習慣,或許吧,幼稚的是我,需要體諒的是我,你們都很好很強了,是我一直在耍廢。

大學以來,其實有時候我會迷惘自己在幹嘛,自己系所的東西被系上專門專業的老師不肯定,而系所外的那些則是沒自信跟別人一樣好,到底時間花了下去,得到還是失去?

我一直不想以成敗論,以結果成王敗寇,但是好多時候卻是被大家這樣子削呀削,或許哪天我再無歪枝斜幹無岔葉異果的時候,才能給別人接受吧──不過那時候,就換我接受不了自己了。

 

我一直知道我不是個足夠堅強到可以漠視一切的人,畢竟溫柔跟大海一樣,要能夠廣納萬物才能博大精深。

即便,那過程是疼痛的,我也無法逃避那些污穢與苦痛尖刺沉心。

 

我幼稚了,我受傷了。

我只是,又想哭了。

 

 

 

多希望能跟分類標題說的一樣,笑忘──笑,然後忘。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