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1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考完了最後一科程設,步伐蹣跚地走出考場。

不斷倒數著幾個小時後的會議,也不斷計量著這跨越天光的交際。

母親,我想我得先跟你說聲對不起。

車來了以後,我還是會跟著人家出門,可能是為了一頓飯,也可能只為了吹吹夜晚的風,我想,我該跟你道歉。

時間飛快地走過,如流星沙逝,眨眼間消失無蹤──我存在的正當性也是。

離開了可能會被背臉的場所,我整理我的行囊,幾枝筆,幾本欲盡不盡的稿本墨冊(雖但最後都沒拎出門),我緩緩的爬上床巔,為了稍晚的計畫補眠。

是的,是夜遊,星星部落,上山跟下山的情緒截然。

我搞不懂哪來的反差,就是一個勁的待不慣人群,我不是討厭,只是,我想稍微靜靜。

上次去的時候,是被放鴿子過後的早晨,路上散漫著一股凝滯──因為,那時是我獨行,我一個人走在陌生熟悉的路口,不住寂寞。

這次,有了很多很多的人陪伴,可是,不知怎地我卻想起了那時候單身的寂寞──且如末日徬徨,不得解之。

而在下山時又出了點小意外,差點就因為打滑然後滾落山溝這樣可笑的理由葬身異鄉。

我不斷想著,風不停吹。

壓驚的酒,被我當作開水,墮落街的記事無人明曉。

我還是一個人看著遠方,帶著渙散的視線焦膜。

然後,過了不久──

天空,露出微妙的深藍,我一直,一直很喜歡這樣的顏色,一種清晨獨特的清醒顏色,漸漸的越亮越多,越亮越多。

金色的陽光打破雲層,直直白白的撒落光暈,四下,此時寧靜。

送完了友人上車,我與A子B子在陽光的田稻旁緩緩騎著,車與那份平靜。

現在,是屬於早餐的時刻,是屬於,一天未眠後最美好的,時刻。

 

我們繼續與光同行,繼續,成長下去。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我記得,從小到大我記得許多零零星星弔弔詭詭的細節。

或大或小,或散或全,而我想起細節,則是因為昨天晚上的流星雨,獅子座。

因為在準備期中考的緣故,我疲憊的無法出門,可是,我卻想起了很小的時候曾有那樣一個晚上,也是流星雨來臨我與弟弟搬著藤椅到住家樓頂等待的情節。

那晚有幾顆流星我忘了,不過我們倆倒是在等著等著的過程中沉沉睡去,醒來已至天明。

那夜,是很寂靜的,伴著些許微光,宜蘭鄉下的天空載著少數的鄉愁。

我想著,在睡前遠眺海平,台東的天空是否也會倒映出我家鄉的牽絮掛念?

我,在寂寧中沉沉睡去,今夜,或許,會有故人入夢來。

 

-*-*-*-*-*-*-*-

近來可能偏雜記較多,因為要投稿的關係,所以很多東西只能寫個段落。

不過我會盡量努力,然後爭取能貼給大家看的機會。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Nov 17 Wed 2010 10:37
  • 再見

他接過的時候,不小心滑了手。

從此,我知道,我們不會有個人人稱羨的好結局。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Nov 14 Sun 2010 01:45
  • 雜感

事情的解決方法代表的是你對他的看法,或許後設會有解,但是後設的事物構築你能看穿它,如此,那便不叫解決問題,要叫做改寫敘述──跟室友爭執過寫程式方法後的領悟。

最近,我一直有種想法,關於撰寫程式。

問題的起源是這樣子的──有的時候因為我們假設的關係,會使得那電腦多做一次運算,導致印出的與我們要的結果不同,然後,意見的分歧就來了。

雖然只是個減一的小動作,在我的心底卻是軒然大波。

我一直很想要省略掉這樣的小動作,即使程式會因此需要多定義些條件上去。

因為這個減一是一個運算式,其建立在我們知道兩個式子之間的變化量我們才能夠有所增減,才能夠如此構築。

雖然最後小黑窗跑出來的答案一樣,可是,兩者的感覺卻是完全不同了。

我們一直要求什麼?

是利用手上的工具解決問題的能力,還是用答案模擬工具執行的能力?

我真真切切的不懂。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 Nov 13 Sat 2010 08:03
  • 幾天

或許這陣子有些有持續關注我的朋友們會問,你是消失到哪裡去了?怎麼最近都沒看到你更新?

我想這答案對我大概很難回答,因為這幾個星期我也有持續的上線,不過當我打開編輯器時卻總是腦海一片空白不知該如何下筆。

好吧,這是推託。

不過我確實有上線又下線,寫了點不堪入目的東西放進又刪除。

這幾日,大概也算迎接了大學以來第一次的期中考,總覺得時間過得很快很多,然而卻在昨天被提醒,我來到這也不過兩個月餘,兩個月,過起來像兩個年的兩個月。

渾渾噩噩恍恍惚惚認識了許多人,然後看見了許多"真實",我想有些時候是疲憊的吧,必須正面面對某些事物的時候。

最近,參加過什麼呢?

回憶以倒退方式前進,我顧了攤,選擇了幾個題目書寫,看了兩三本書,去了藝陣,聽了小提琴獨奏,跳躍很大的生活在隆隆經過。

我已經快分辨不出自己必須要有的模樣。

有幾個失聯的朋友重新出現,他們說還是有在追蹤我,要我別放棄書寫這門課題──我想這不是我能抉擇的,畢竟我自己是將自己給繳上了。

我還活得好好的,只是最近有點找不回情緒──比之前放縱的活著還要難。

或許我欠缺的是一種不考慮他人然後前進的毅然決然。

所以,我會被持續落單,然後有一天被發現,我早已成屍。

有些難以解決的論對我恆常是想講的,可是無法短暫面對,我只知道我對你說的全都是真的。

我不喜歡假偽,不喜歡,一個人撇除了最低的道德限制,那對我來說是恥辱的。

好了咖啡,我還要繼續努力一陣期中考。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Nov 04 Thu 2010 07:46
  • -

I leaf a dream in the river,when I was young.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Nov 03 Wed 2010 08:09
  • -

一早,吹著晨風,我打算清醒。

昨夜經歷了許多事好好壞壞有笙有陌,我打算著什麼呢?

問著問著,天空漸亮,是不是有的時候安靜離開會好過什麼?

不知不覺我想起了那夜妳趴在我身上大哭,無助的,淒離的。

我真的很心疼,看妳那樣無助,拉著我說不要離開,妳也只剩下我了。

我搞不懂我哪來能耐,我,一直,一直就不是個好人好料,甚至隨時都會自暴性的消失....

我不懂,我真的不懂,但是看妳哭,我實在狠不下心。

我想給,只要我能給的,我都想給。

我也知道那種無助,當只剩下自己,當,怎麼呼喊都沒人出現時候的,那種感覺。

所以我不太敢離開的──

 

可是,有的時候,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關於愛,關於死,關於小熊的故事。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