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8 (3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Aug 31 Tue 2010 21:04
  • 道歉

我分得開,所以不解釋。

什麼也,不解釋。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在離開前告訴了我所有的高中好友:『無論如何你們都不要變。』

是的,無論如何你們都不要變。

你們是我的方向我的錨,在這塵世亂飄搖的時候我需要你們來定住我思念的頭角。

過去的我們的天真純粹,不要變。

四界打打鬧鬧追追跑跑,不要變。

那些屬於我們記憶中所共同的美好也,不要變。

宜蘭的大雨連綿,慘灰的色光連天我們都挺過三年,我希望我們能記得前進,記得該如何持續在這路上行走而不歧途。

屬於我們的,藍眼睛,一隻看人,一隻則要看向整個社會。

我們都大了,都經過了那個還可以哭鬧討吃的年紀,許多東西得自己背負,許多東西不能再靠別人幫助。

然而我相信這不是悲哀,這是個機會證明你,證明我們自己。

我不會告訴你賺大錢以後好好生活,不會告訴你學無止盡,我想說的僅有那俗爛的『莫忘初衷』,在那些個晚上我們面對的共同。

屬於我們的,藍眼睛,一隻望向過去,一隻則要展露未來。

 

這是我們約定好的藍眼睛,一隻看見等待,一隻投射思念的藍眼睛。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Aug 29 Sun 2010 18:05
  • 法會

這裡聚集了這城市所有的腐朽。

你這樣想,煙裊裊,音飄飄,銅鑼鼓敲氣升妖。

似乎很久很久你沒在這樣的場合駐足,看人來人往,佛前求了五百年,為生,為死,為修緣。

你就是不明白。看不懂人間眾生。

 

聽著鈸聲突高,一切又被你拋向腦後。

狠狠的遺忘,遺忘那個當下被所吸引的三魂七魄,遺忘需要靠祈求來彌整的自我。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29 Sun 2010 09:53
  • 迎新

昨天是北區聯合迎新,東大的。

莫名其妙糊里糊塗便跑出來的這所大學,意料之外,或甚是說壓根兒沒想到。

不過幾次下來的接觸感覺似乎都還不錯,人阿空氣的(一定有人不知道我在說啥)。

想起,似乎都是在這種時候下才開始認清,關於,未來。

不管揭榜的時候確定的時候前置辦事的時候幾乎都沒有什麼真實感,只是噢,然後就這樣了。

到了昨天才有真實的感覺。

我走到了一條未知的路,要一個人離開家鄉去生活,離開我熟悉的地,離開那些我所牽掛的人,淡淡的,有哀傷存在。

不過我這邊並不是要談哀傷。

走著走著或多時候不知不覺得你就會遇上那些時興起的憂愁,所以我這裡並不談憂愁。

想說的是改變,內裡外在。還有體悟。

沉淪了一段日子,自己也萎靡的不像話,總想著這樣那樣,然後就那樣這樣。

生命跟生活在荒廢的蕪墟中漸慢淋漓,帶著點半自棄,我行走在欄杆邊緣。

好多好多的時間都經過在恍惚,在決心,在一閃一滅的號誌燈下,我不明白我能看見什麼(那段時間連書都看不下去,恍恍惚惚狀若幽魂)。

有著比擬幾年前的那種空空然,我不明白我在遲疑什麼,又或是在等待什麼。

該走的都走了,逐一逐一的離開眼前,離開方向,縱然記憶中有著那一席之地,也不再是那些個草地上翻騰的青春了。

我們都在走都在前進,那為什麼,為什麼你會感到空氣如此凝滯?為什麼會有一種找不到方向的感覺?

看見別人努力前進,你只能努力勒住眼淚不往下滑。

到底,到底什麼是你所渴望的,什麼是你想要你能你會去追求的?一步一步,複雜繁衍的真實。

你還在思考還在觀望,左右搖擺。

或許那被你遺忘許久的"異類"名詞,最是能解釋你之存在地標吧,你想。

存在一地卻並不是真實的存在一地,走著異鄉的路格,看著原鄉的印象發呆。

或許,這是你昨天手中那本《旅人》的真實意涵,輕輕重重,模糊又貼切的形容了那些關於。

 

好了,最後認識了幾個人,走過了幾道街,明白了角度尺寸拿捏的以後都不是我們能控制的以後了。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回來了,時間還在繼續。

我想,明天再說。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26 Thu 2010 20:01
  • 來去

爹來了,爹又走了。似乎在記憶中總是這樣的相處模式導致我不太清楚如何對他開口。

所以,總是交錯。

飯桌上的那男人是爹客廳的那男人是爹開車的那男人是爹說話有點大聲不耐煩的那個男人是爹。

敘述可以做很多卻少了那種,一般人的,靠近。難以形容。

我爹在我心中的重量,難以形容。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要快樂,無論如何你都要快樂。她如此的跟我說然後離去。

我難以想像會是這樣的結果,在那個當下。

看著她遠走的背影你靜靜收紙,畢竟一開始是什麼結果你也未能預料,你只是想到,打了個電話然後,就見面了。

 

你說,她說,今天的會面很快也很簡潔,但在她走了以後你想了很多。

快樂,什麼能夠算是快樂?

或許該回到你們見面的第一句"How are you?"

不是聽不懂的緣故,你卻在第一時間沒辦法反應,因為你想起前些日子看到的一段對話,分手過後的問候無論是出於什麼原因問句都不再有它原本的意思了(雖然你跟她並無露水)。

畢業了以後各自飛去,只在偶爾的夜車中相見(剪頭髮是後來她看見你的第一要求)。

你想,我好嗎。我,不好嗎。

似乎註定了每個階段有每個階段的離散,每年六月,你開始必須接受某些人的避不見面,某些人的音訊全無,又或甚是某些人的誤解不告而別。你都要接受且毫無怨懟。

你想起過去的自己,想起鍾文音說的,那是同一種人(你是處女座雙魚心你想)。

並不然有多麼高潔可以數落,但至少,至少你願意出讓,任何方式,只要對方想,任何方式你都願意出讓(然往往被認作濫意誤解批評)。

你看著,最後還是沒跟她說出答案。

信中的你,筆上的你,鍵盤上的你都是你,無可割捨的你,你要如何對人說起改變的是是非非?

對話又落入沉靜。時間流轉跟冰塊消失的速度一樣很快。

你還渴望說些什麼,可是即將面臨離別(如同以往的大小聚會,你都還來不及說些什麼就被覆蓋過去的尷尬光景)。

你還是沉默,任筆塗鴉在她走了以後(時間還長是你自以欺騙的藉口)。

 

一個人走在街頭,陌生的巷口是無人陪伴的心頭。

你低聲唱著歌,你低聲唱著歌。

不管有沒有人懂,你都獨自唱著,唱著,直到世紀末。

 

-*-*-*-*-*-*-*-*-*-*-*-*-*-*-

眼神疲憊,你被咖啡因跟紙頁交觥點燃的回憶燻傷,太多的太多都來不及說出口。

你想,或許這是你自己給自己絆下的牢籠,注定一輩子不得掙脫。

你想說,你想靠近,你想更加更加的碰觸人群。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 Aug 24 Tue 2010 19:51

我喜歡車廂與車廂之間的空隙,那兒寧靜且帶點鄉愁。

 

今天是蘭友會茶聚,自我介紹與相見。

說不出什麼該說的,因為我的緣故我想。

沒帶書很可惜。沒有完整自我介紹也很可惜。

 

好了,我說的車廂間空隙的寧靜指得是心靈,很安穩的那種狀態。

然後伴著轟隆隆轟隆隆的碾過鐵軌,感覺離家近了,也離家遠了,走到另外一個不知所措的地方。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們用人生累積了一條網路,裡面有你,有我,只等待按下一個click鍵,很多東西都會重頭,再重頭。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24 Tue 2010 08:23
  • 新舊

一路走一路掉,我想我是相信了距離壓縮親密,時間冷落感覺。

找不回來了,那時候在四人房裡談天說夢的我們。

找不回來了,我,與你們。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23 Mon 2010 09:08
  • 表裡

感覺好像被拆成了兩塊。

率性天真的那部分還在嗎?我不知道。


昨天跑去相熟的早餐店窩,一窩就窩到下午打烊了,聊了很多未來阿規劃什麼的。

老闆說:「一代人有一代困擾,一代人有一代物要把握。」

你想,也是。

一代一代的,經過,不可能重疊復擺,不可能永遠歷史都止步不前。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天空,也有著一代代新的鄉愁。

在他們的年代可能是廟口麵線,到了你們這年代變成新興行業。

你們都有自己的事要把握,要追求,這是屬於你們的年代,你們發光發熱的所在。無庸置疑。

然後當你慢慢慢慢的去追逐,擁抱,渴求,漸漸的你就會明白,什麼是真正重要的,對你,也對這時代。

當然不是媚俗,又或是叫你放棄所想,只是時候到了你會看見,什麼是真正重要且不可改變的進行曲。


還有,離開,還有,死亡。

在墨西哥有著所謂的死亡節,因著比鄰死神所以人更貼近生命,因著明白死生一線,生命更加透徹。

我想這就是墨西哥,一個極度接近死亡與新生的地方,一個存在與亡滅不相矛盾的地方。

*這是否又好比天葬,禿鷲食屍,吞生噬死(還有顱骨花道)。*

擺脫,我看著人一直要擺脫,擺脫回憶擺脫災厄擺脫命運擺脫死生。

似乎絲毫沒有面對,面對的勇氣。

我個人不排斥任何宗教信仰,只是之前在書上看到的覺得蠻有感觸的──西方與東方最大的不同大概就是在神,一個要人求救贖,一個教施捨與放下。

正面或反面,二元一相的存在世界讓我想到孟克。

吶喊的牽強附會,到底現在還有幾個人知道最開始只是他對黃昏逢魔夕陽的讚嘆?


我也還在學習,學習剝落。肉身靈魂物外。

在一浪又一浪的人海穿梭,有了很多想法感慨──像是對你。

我漸漸的說不出話。

不是放棄或者心死,只是說不出,話。

我相信著某種事實,從一而終;我信仰著某種專一,一往無咎。

於是我不擅長解釋,不擅長與人論化種種──這都是我的好也是我的壞,我的堅持我的固執。

答應你的,我會去做。

然後,然後,剩下的就交給天。


我不是消極的過一天算一天,而是在緩慢的行走中渴望拆解世界。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夢想,只是孩子的玩笑話。

時間的量尺。

紙飛機。

改變。

發現。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22 Sun 2010 06:48

養了,狗。

一開始我是不討厭這種毛茸茸的龐然大物,但過了不久我改觀。

因為你。

你討厭狗,你討厭狗身上的不潔氣味,你討厭牠的傻氣不懂事。

而後我也跟著你開始討厭,討厭狗,討厭你。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風鈴,書,笑靨如花。

不由得說,遠子學姐對我而言,不,在我心中她是特別的。

那日,我如此想著,然後,重新邂逅了她。

21006305882847_145.jpg 

其實只是看到這個GK模型的時候心頭抽動了一下。

不過我不會塗裝....還在想怎麼辦= =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20 Fri 2010 09:43
  • 我說

『人就是要往前看的,無論如何都只能朝著前方前進。』

看著這句話,不知不覺中有些愴然。

我不否認前進的意味,但是我不懂為什麼我們必須前進,必須抱著捨棄經過種種的心情邁步,這是我一直不懂的。

生活,生命,走到了某個階段總會開始遇上風雨,遇上浪濤,然而更多的時候我們卻是任自己麻痺在那個當下,假意經過了許許多多。

到底,為什麼呢?

每個人都說,每個人都說。

快樂是必須的追求,但是,什麼能成為你真正的快樂卻沒有人告訴我。

分手的分手了,失意的落魄了,離開的遠走了,一件一件的事情此起彼落,我們都有辦法也都沒有辦法沉溺其中。

感覺感觸感動的點點翩翩,看見的看不見的星星爍爍,我離不開分不透搞不懂歇不弄。

 

昨夜大雨,我在雨聲中被淹沒,一個人的困境來自,一個人的鄉愁來自,遠方雨點的滴答跳落,是用一種奮不顧身來證明,愛,還是,死亡的無奈。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在那之後過了很久很久,有些事情還是不能灑脫──

 

我想著,整日如此沉溺的在這再過不久便要搬離的房間中整頓什麼該帶什麼該留,卻越發迷惘。

我無法估量重量。

在幾個月前,我嘗試著接受了"生滅",也就是形象俱毀,但只是外在的接受我想。

我知道必須放下,但是,每當看到的時候卻又不自覺的想起,然後擔憂起那些不該有的執著。

不是每樣東西都能夠隨身攜帶的,且就算隨身攜帶也不代表就能避過災厄。我知道的,但是就是無法省心。

看見鍾文音在《中途情書》中飛灑濡濕的開頭,我真的會害怕的,那像是種沉淪,自己落往不可知的湖淵之深。

信箋在我,歷歷的不只有信息傳遞,更多的是當下的靈魂拆解。

我說過的,我寫下的,每件都是一生一世的承諾(只要對方願意相信接受)。

像是愛情,很久以前看到這樣一個比喻──愛情像是切蛋糕,當你愛上了一個人,那就是把自己靈魂切下送交對方,然而不管最後結果是好是壞,你都永遠要不回那片切下的蛋糕──信箋對我也是,那約略是我少數的極為重視卻又會不記得內容的東西了(所以每次提筆都會一直思考上次有沒有寫過,有時是夢,有時是現實的迷迷糊糊)。

而在我短短幾年的交信時光中也累積了一大一小為數不少的兩個信盒,於是,不知所措。

當然除了信以外還有許多,像是CD書籍杯盤紙網隨身的大大小小字卡都是寄有回憶的殘存,我想著,一個又一個的拿起放下。

有些東西並不是說想要或是遺忘就好──像是我現在身上的這副黑框眼鏡,來源對象是個很久以前的朋友一起去挑的,而後來,後來那朋友走了,這差不多就是她留給我最後的紀念,而至此我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面對它毀壞的那日──斷成兩截,化為粉齏,是否就代表我與她最後一絲牽連也就如此消失在風中了。

很多事不是說想遺忘,遺忘了就好了過了可以了接受了。

更多的時候我們都在掙扎,跟自己,跟外在拉拔,就像是病症末期的患者跟死神跟現實努力對抗,一片回憶一道刻痕都是我們渴望掙擁的曾經自我──而這求取的過程不代表什麼,好壞不計對錯不干,只像是種長大成人以後的不甘示弱,緊攢著手中一個又一個哪怕早已不流行的彈珠瓶蓋。

我又想起在石田衣良的《美丘》中的女主角因為小時候的意外及醫療疏失患了類似狂牛症狀的病(我忘了名字),在發病前都不會有事,但一旦發病之後大腦會逐漸變得空洞洞,會逐一逐一的忘記了該有的該存在的回憶分秒,如此,她只對太一(男朋友)說了一句──如果我失去了自我,希望你可以用你的手來終結我的生命。我絕對不要腦袋變成一個空殼,只剩軀體還活著。

遺忘的意涵是什麼?

有人藉此療傷,有人卻認之以殤,還有更多人都只是懵懵懂懂的兀自徘徊....

『我想著想,發現原來我只是不能接受。』

『不能接受有人利用遺忘來取代曾經,取代那個時間下真實的自己。』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17 Tue 2010 08:15
  • -

再重頭讀就一次劇本,我想,有很多東西不知不覺中都改變了。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盡量讓時間過得比別人慢一些。

看著路口來往的街頭,你曾有的氣息影子一再過。

蒼然慌然茫茫然的我是一尾追月的水中魚囊裹,在跳躍波紋間嘗試停留。


很多人在這個時候都會跑來問我為什麼不去找個人陪。

我的回答核心也總是千篇一律,你的影子太深太深,早已在我心版上注定無有他人。

所以,我無法前進了,如果說要我拋棄那份單純。

聽了自討沒趣的妳們都走了,去獵野獵豔,去找個一夜情人,就是不想要讓自己在今晚獨自度過。

我想我能明白的。剛開始分離的那幾天我也是如此覺得,夜太冷太黑太深沉太不適合一個人過。

但走了幾年以後我漸漸發覺,或許就是這片夜的黑才讓我們能在回憶中碰頭,然後偎暖不再靠人寂寞。

人家的父後七日成了我的別後七年。

點點滴的挖起,又放下,燃燼,又拼采....如果真要說那這份執著大概也就是最大的不執著了吧,至少在肉身著相部分如此。

於是七夕我一個人,靜靜的帶幾瓶酒驅車上山。

如同那年一起等待的日出,我,在這,用啤酒罐堆疊塔城遙祭遠方,那早已仙逝的你我。

 

對一切,保持著最靠近也最遙遠的距離。

鏡中花,水中月,大千世界剎那間彷彿又有什麼被勘破勘透。

 

-*-*-*-*-*-*-*-*-*-*-*-*-*-*-*-*-*-

生活沒有實務上的繁忙倒是在心頭上有了些點壓。

一直,其實我想說的是,我注意的跟你們注意的不一定相同,然而在不同的時候──請別一味的想要改正,不管是我還是習俗。

常有人說我胡鬧,那種一次性的東西怎麼能這樣搞。

我想,其實,不只是簡單而已,我在其中有所寫的也是我認知的全部了。

所以,真的是所以,千萬別把我當普通人看。

我想要有的自由藍圖裡,包括你也包括了我自己。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那男孩真有點不同,那可能是他的不甘寂寞常一個人獨自走在陌生街頭。

如果,那男孩真有點不同,那大概是他的風行雷厲速率是常人的兩到三個倍頭。

如果,那男孩真有點不同,那應該是他的思考想法總提前幾步現走。

 

那男孩跟常人沒什麼不同,只是多了少了點,生氣,或著說是,人氣。

一個人靜靜的看著遠邊的山巔水角,沒有說話的是,他也是她。

 

-*-*-*-*-*-*-

還有點欣慰,我知道我什麼都不該說。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出門跑了一個下午的車,很靜。

跑著跑著的時候我想起這麼樣的一句話:「你如同田稻綿亙在我心頭。」

 

繼續將目光折回夜底。

在一片漆黑之中我,讀寂寞。

彷彿累積了幾世紀的傳言喧囂雜沓而出,一口氣地灌滿了我的耳殼。

我靜靜的讀,在這一個人的夜裡翻閱,曾有的點滴碎片。

一直有人認為我是忽悠他們的。

什麼解釋,對白的必須都是假象,認為,我壓根兒不想負責,又或是沒誠意說──這令我很心傷。

我不知道別人的看法,但至少我說過的就是一生一世了,如果你願意相信的話。

文字也好,語言也罷,當我正正經經的說,哪怕有點斷續都請相信,那是我累滿無數的勇氣才下定決心說出的話。

但我一直沒有告訴別人如此的我的想法。

我在深深的夜裡傾聽,我不否認我的任性,又或說是年少輕狂傷害過了多少人。但我同時也想要接受到諒解。

「一個人要傷害到另一個人這樣的關係也是需要緣分。」更罔論我們彼此傷害的那層關係了。

我一直很想要告訴你,沒有誰的錯。這並不是我想要開脫,而只是在往後的生活中慢慢經過,我所懂得的。

靠近與遠離,像是數千億年前的星球引力,是注定好的自很久很久以前(不過這並不代表我們可以任意傷人前進)。

只是,契合的問題。

 

在那之後的往往我想了很多,我不太適合的原因。

那東西,對我而言太過於純潔華美,太過於自珍毛羽,所以我不能輕易的去改變那層最底的關係。

我相信,我真的相信在這個世界上存在著那麼樣的一種潔淨是不消人言的。

所以,我不能輕易改變我的原則。

在這,在那之前,洗刷的定義我是永遠碰觸不到邊際。

在這,在那之前,擁抱的距離是我不可能突破的藩籬。

 

在夜裡,我靜靜唱著那首歌,那首遙遠遙遠的以前傳承下來的歌曲。

lalala...lalala...

想捎給遠方的你,想捎去我的,不離不棄....

即使,你不知道,我都想要保守著這份心情。

 

我的不離不棄,只為了你。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