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6 (3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Jun 30 Wed 2010 16:15
  • 眼界

窗外下著雨,我從一地滑過一地。

鶯鶯燕燕不再,我想起的卻是逐命烏秋。

看了看考場,突有種覺悟──剩下的就交給上帝,我想熄燈眠去。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n 30 Wed 2010 05:23
  • 誠實

img064.jpg 

你說要誠實,但你卻知道永遠做不到如此。

生命的方煙太大太濃,你時得控制舵向以至於不撞上暗礁海流。

你是想好的,可現實不。

有的時候只看著一片天空就覺得發悶發空,這是你,也是你的日常。

你不是看不見光,只是你想要撫慰那些平日被丟棄的哀傷。

你像是水仙,不過你追著的是不是當影是曾經。

你讓一切重疊,你的視角於是泛淚。

有太多太多的問題不能提出,有太多太多的回答沒有意義。

你看著誠實,心中不語也不能語。

 

感覺歪斜的,其實是你自己。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笑著,一邊發著幸福的假性回應,我想我自己都有些不可思議,明明是那樣的哀傷。

我並不是無病呻吟,而是積病成習,到了最後連藥都沒得醫。

我想找個人說話,我想找個人擁抱,我想找個人哭泣,我想找個人就只是單純的陪伴著。

但是一切似乎好難,過了明天就大考了,但我想一切並不會好。

考完了試,代表我們真的畢業了,真的必須離開這個學校邁向一片新的(但不知好壞)的天空。

 

好想好想哭,肩膀上的壓力好大。

彷彿一個家族的命運全都背負在其上了(像是麥奎迪的那份預言手稿)。

疲憊,但遲遲不能休息。

 

孩子,我擁抱了你們但誰來擁抱我?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寫完了,我餓了,可以郵寄花朵飛吻,不收廉價告白。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n 29 Tue 2010 13:30
  • 幻愛

她惶動的眼神不安,彷若處錯窩室的貓兒一般弓起背脊詢問:「這是哪?」

但沒人可回答她。

作家的生活即是如此,隨時恍惚,隨時又犯清明,一切如是一瞬,也如是轉生。

但並沒有存在仙樂的超脫。

飛光如昨,她瞇細的眼中流露不可思議的光華芒鋒,她知道該如何下筆了,寫她與他的故事。

她比他大八歲,他們的相處卻有如八十好載的協調配合,默契熟習,她不由得承認他的體貼、精細,往往在她理智崩潰時扮演受害者的一方。

「滾──你走。」砰地一聲以是這個月來第四次被逐出家門,連同行李,他知道又有幾天不得見她,於是他乖乖的提起行李走至對街的旅館住下。每天仍是替她收拾院子,打掃,烹食,不過都是在她看不下的前提進行的,他知道她的脾氣,要他滾,那就絕對不要在她未出聲前出現,哪怕只有一秒。

她每每如此,自己嬌縱的趕人,隨即又發現其實沒那麼糟,她只是需要一時半會的獨居,足夠她思考的獨居。當然她也不是沒注意到桌上的報紙,熱騰的餐食,抑或那些原本擾人的雜草的消失,但她絕不可輕易心軟,至少現在不行。她舔了舔她乾渴的嘴角,飲下今天以來不知道第幾瓶的威士忌。酒烈,在她腸中焚燒,她愛死了這種感覺,仿若被人點燃──要燒至隻骨不剩。

她的作品也一如她的人難搞,不肯蝸居的貓,氣燄高昂的妓女,又或是口齒伶俐的精神病患,她知道她的書寫及是她每一片自身的再現,她緊緊抓住她的瘋她的狂她的癲,在她的筆下一一重現。

她開始構思,新的故事要講一個來自海國東方的水手戀上水妖,一切是那樣的真,那樣的深刻,卻又是那樣的註定不可實現的淒涼。她計畫只寫十五日,讓所有的激情自望到朔,最終化身千萬泡沫。離開了船的水手最後自戕於岸,石雕也好,新樹也罷,那是筆下的他們必須抉擇的,無關乎她。

這夜,她忽地有點想那她那體貼的小情人,身體的火需要由他撲滅。

他看著對街,心中忽有種超現實感。他們是如此的靠近,卻又如此的不得碰觸彼此。

「真殘忍哪。」他將話語投入夜水。

她還在寫,以一種君臨天下的姿態驅使手中那管筆,她要它在她應許的稿格間繁衍,千代萬代。它們沒有極限,沒有死亡,有的只是不斷不斷的攻伐掠土如蝗,過境薄翼遮天。當然儘管如此她還是不滿足的。她想要的不是一般的墨字書簡,她要更接近更接近更接近她所理想的嵩天所在。

她如是渴望,執筆如劍,切割世代繁華倒飛如注。

他隔著窗沿猜測對岸的燈火何時會息,他隔著牆撫觸愛人凡心。他亦提起筆,敘寫彼岸之黑之幽待如切,但即使如此他仍保持個安全距離等待,等待天國之門打開。

又持續了數周數日,他未見彼岸燈息,於是有些著急,是否她又廢寢忘食,為了寫作而遺忘自己?於是他魯莽的闖進了對邊。

臭──酸腐刺鼻。

他捏起了鼻角,急速的跑至書房。

沒錯,看著散落一地的書稿,及其旁腐臭發爛的食物,你想她果然又忘了吃食且──暈倒在地。他將之抱起,甚至不用醫生鑑定就知道她一定是急性酒精中毒,別說是你,就算是個三歲小孩看到滿地的酒瓶也能約略猜出一二。隨即送往醫院,但她醒轉之後並未問你,只是一味倔強的說:「我要回書房,我要回去書房。」你明白她的執性遂也不顧她了,至少不會死,在寫完那本書之前不會。你將她送回書房,而繼續在對街窗口等待。

兩個月畢,他似有心電感應般的回到了彼岸,在一片忙亂之中找著了她。他將他收好桌上的手稿,扶她至夢海飄揚已久的床緣,替她闔上了數日未闔之疲憊雙目。

「有個好夢。」他說,切亮了臥房裡所有的燈,他知道她寫作習慣黑暗,沉睡卻需明亮,像是太極相生相剋。

他後來再回憶,並且打算要重謄那段時光中的情人倩影,卻發現找不著了。

他不是他,他成了另一個她。

於是她在閉眼前最後一想決定棄筆,不再寫這樸朔迷離的戀人線影。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無庸置疑我是那種因為咖啡而凝聚濃重文字慾患者的存在,心跳加速,手止不住顫落的渴切──我需要文字。

我感覺咖啡因在體內衝撞,開拓我的每條神經,連那最枝微末角的,受潛藏的,被禁錮的條條神經角落亦被粗魯的撞開、突破,我聽見身體的哀嚎,細胞之鳴泣.....它們哭喊著向我索討:「我們要文字。」那是大麻那是瑪飛,那是新時代之所以要人沉淪的新生化鴉片──只要癮頭一上,不供給大量且質地濃粹的墨魂精魄,便會騷躁不已的我的全身。

身體彷彿不是自己的,一分一角拆解,流過手臂,淌出指尖,最後降至書頁上一行一行的自性死亡註解。

我不再掙扎,給我文字!我不再掙扎,給我文字!

當我跪倒如僕囚,請你高抬貴手,賜予我一點足以安幻的字囈香啡,讓我得以不那麼孤獨一如等待薄暮之寡伕。

給我,給我,讓我在文字墨海的群擁下沉聲入眠,入那永恆凍土之國,入那我朝思暮想的晨昏之殤。

我將臣服,我將在你的面前俯伏,極盡悲俗之能事,我將永遠永遠臣服於您──文字,寫作的暴君麾下,直至永恆。

 

-*-*-*-*-*-*-*-*-*-*-*-*-*-

後。每件事都有契機

長久以來沒寫字的後果便是自縊於方落之文筏中久久不能自己,肺氣抽空,自律抽空,淚水汗水潺湧而至。

我想念,那份自己。

數十天以前,數十天以後,生活已大不如前。我自所禁錮於俗世枷鐐之中,我知道我必得突破──現世無首陽,無彷做個瘋漢嘉。

我明白我不能等,不是一切等到考試完就自己會好,我不能屈居於這份現實,我知道我的馬斯洛畫的是倒三角,我知道我註定給踏上一條不同的路,而這是我自找的,無有悔倦。

文字從那時起不再是陪襯,它是我的生活,我的生命的一部分了。我知道我再也放不下心,且終生需待於那漆黑的孤獨房間,但我還有燈,一如艾蜜莉窗口獨綻的黃澄太陽。

我得繼續走,在燈油耗盡以前竭力漫向那片天邊。

眼淚會模糊的永遠只有紙頁,沒有眼界,這是我自許的一道承諾。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n 29 Tue 2010 05:12
  • 給C

Dear C,,

忐忑,我實是有幾個月未在這桌上提筆,心中澎湃如雲。

儘管我在普世價值中並非然是個好典範(懶散成習),但我仍想在離開前給妳一些東西(去年阿,我的天才學姐丟了顆"健達出奇蛋"給我,那實在是夠柔滑綿細,不過那是因為它是半固體狀態......)雖然因為經濟的拮据無法做到如同《老師的十二樣見面禮》那麼多,但我仍略選幾項,盼妳來日得用

第一個,是娃娃,它沒有發條亦沒有旋紐,就那個樣子了,但送妳的原因是由外入內。

行走在塵世,我想我們都需要有張「娃娃臉」,年輕可人固然好辦事,但我許你的卻是那笑顏。堅強很難,但我們都要學習肩負,把悲傷留給自己,把笑顏展達於現,這是我們必須自我學習的第一個課題

/隱藏子題是陪伴,發生了什麼,想說不想說的它都能隨側在妳旁,在我不能在的時候,在找不到人嚎泣時希望它能跟妳很好。但記住,只要你願意,有些人永遠待在離你一個轉身的位置,不能只陪娃娃,記得現實(其實後半段我想應該是妳平常訓我的口氣吧)

其二其三其四我想我們便由小到大吧。

妳應也有發現我的髮是一日長過一日,雖然常被問到難不難整理,又或是留那麼長幹嘛?但我想這也是我現在要給妳的第二個禮物所能作用。猜到了吧,第二個禮物是梳齒。

木梳陳年,它除了有點像是守護符外,還有一個秘密──關乎於我是我現在要說的。我說過要將悲傷留給自己,但我的方式卻非腹裡吞肚裡埋,而是用梳齒一絡一絡清整。那把雖然不起眼,但是也陪伴我度過無數個失眠的夜的木梳現在傳承給妳,希望它能安撫、驅逐每點不該落下的眼淚,糾散那些纏繞彼此身心的往事鬼魅,進而還卻一片寂寧之黑。

一梳一絡間,無數飄飛的眼淚有了新歸,沉澱於靈髮之末,靜癒難療之傷。

其三,是筆記冊。

我希望妳能記下,或許不用「寫作」這麼沉重的詞彙,而就只是騰筆,記下,屬於自己的也好,屬於他者的也罷,切勿停止那書寫,畢竟那是我們得以明鑑自身的方式之一(有人用黏土,有人用音樂音符,更有人用上一管管的顏色料劑,但我希望妳找到妳自己,就算是邊牆的泥沼亦奮不顧身的跳下去)持續的寫,筆是妳的翅翼,妳的方舟諾亞,我相信唯有當一個人真切的明瞭她自己,她才有能力達成自己的事。

其四,為書。

它可以陪你度過歡樂,亦可以伴妳走過哀傷(此時我挑的是鍾氏文音之書《寫給你的日記》),除了部分際遇我身之情感,亦是希望能夠推薦這個作家給妳。

書,沒有一本書是毫無意義的,有的只是觀者的角度舉措,送妳吧,阿颯西‧納菲西的一句話他說:「無論是什麼情況,千萬別把小說當成現實人生的翻版,而小看了它;我們在小說中探求的並非現實,而是真相的頓悟。」希望妳也能找到自己的書,看出屬於妳的第三行真相。

說了這麼久倒是有些羞愧,無法多織就一條如鋼琴怪傑顧爾德終年披就的長毛圍巾容納妳我,畢竟我們都太需要了,需要如此一條圍巾掩住口鼻,掩住人間狂暴風塵。

該說的早已說盡,餘下的不過是那衷腸未果──思念,尚無盡。

妳要考完期末,放假了,歸去了,縱使我多不想,如今仍得面對與妳交割之局面(今夏之際再過,校園再無我容身之所),孩子阿孩子,我還是牽掛,妳的身上有我太多擔心的影子。

我希望妳能逐漸勘破,並再妳自己的人生當中取得一席之地的主導權。學會勇敢,學會堅強,學會慢慢面對人生的風浪.....

真的該說再見,不過卻是「再見」,記得我一直沒有遠去,只是在比妳稍前的地方等待著,等待著.....

 

 

-*-*-*-*-*-*-*-*-*-*-*-*

如果要說,這約略也是記載我最多塵世心情的信了。

我希望,每個人都能夠展翅,那這樣,就不愧我帶妳們兩年了。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n 27 Sun 2010 21:37
  • 花謝

其實是忍不住手癢(想說話),還是上來了。

 

佛台上的花謝了。

那是我畢業典禮時拿到的一束向日葵,豔色向陽。

幾日以來,我總感覺其實自己還沒畢業,直到這花謝了,我才真有種我離開了的感受。

離開,離開我的學校,離開這渾渾噩噩也過了三年的家所。

我有得到什麼?我又立下了什麼新的條件?

一邊理著那接近成灰的無數瓣葉,一邊理著連日來的緊湊心情。

說緊張不是,說不緊張卻也是騙人。

三年,人生中最大的一場考試,大家都這麼說你卻沒有絲毫感覺。

勝敗是雌雄,但現在你卻想好好的整理這殘花敗草它,蘊著你最燦爛輝煌的青春時刻。

於是你花了一天整理,攝像,一個字一個字的紀錄下。

 

生命的原狀似乎就是在這些個小剎那重現,不管什麼前塵經過,最終落定的,就是你的人生。

我如此想著,將手中的殘花埋入住家對面的草嶺中。

願來生再見,我的青春我的年華。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n 26 Sat 2010 13:01
  • 解釋

有一位貼心的朋友看了看我的文說:感受到的只有壓力,與不喜歡這個世界。

我想我必須解釋吧,其實我不是不喜歡,只是最近有些凌亂。

 

大考

讀書讀了很多,卻像是沒有讀過。

有點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或是在做什麼。

倒數剩五天,忐忑卻是無時不刻。

 

誤會

近來周遭也進進出出了很多人,有好有壞。

只是好的部分我想留做醞釀,再假以時日寫下;而壞的我則是以流水記過,想如此就忘。

我想或許這就是我看起有點偏向不喜歡的原因吧。

 

生命,慢慢的體會無得亦無失。

但還是忍不住想要抓住些什麼。

有個年紀較小的朋友如此寫信給我,不知道這是否是最後一封信,下個禮拜段考、指考,三年級走了,你也走了,二年級升上三年級。雖然從微觀的角度看來有些不捨,但巨觀來說卻是循環。(節錄,略改)

我也在想像,在等待,恆常的等待生活經過發酵而逐步體現。

但現在還不是時機,至少五天內不是。

所以請等待吧,所有來過關心過我的朋友們。

等待幾天過後,我,我能以我的角度深刻劃印的我記憶中的城市組曲。

 

我很好,像是那首恆古的歌一直都在,一直都──很好。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Jun 25 Fri 2010 18:22
  • -

天使折了半翅,便再也承擔不起眼淚。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n 25 Fri 2010 18:04
  • 摔車

那一剎那,我看見天空眼淚要落不落。

 

收筆,你想嘆息,但你隨即放棄,因為你明瞭一切並無所增減。

你靠文字來醫,懸壺掛貧。

你不討厭世界,可這世界不一定喜歡你。

你忘了從誰那如此聽過:「他活該,他壓根兒不想爬起。」

於是扯動無力的嘴角如屈原靈均──乾涸的嗓子要水,你的身體也想要杯容人善所的水鄉澤國。

 

但亞特蘭提斯提早覆滅,你只得看死珊瑚死魚死骨堆陳。

陸國已矣,海國又滅,何處是你得安身之所?

開口想問,卻發現早已割喉。

 

你對這世界絕望嗎?

不,是這世界對你絕望。你如此想著。

你不是不想得到所謂的雨過天青,只是太難忘記,曾有的歌曾有的嘻語以及曾有的嚷嚷鬧去,你太難忘記。

魘魔來得太頻,一個彎口接踵一個彎口,一條狹道窄著一條狹道。

你禁言,因為你知道無論說些什麼對人獸毫無意義。

 

你反胃,不是因為太苦,而是因為太過疲憊。

你一邊綰著髮,一邊喃喃自句。

不是無人懂,而是你始終不懂──悲傷終得留給自己,自己。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感性什麼?

你周遭的人都再沉沒。

現實的汪洋太大。

你,感性什麼?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Jun 24 Thu 2010 16:57
  • 午餐

我們必須承擔什麼?你假裝自己不知道。

笑著說說著笑,內心的空洞有大風來兮,你左擁右穿的不過是不過條寂寞。

 

你原以為你可以放下或是超脫,卻發現這一切不過只是潛下,了無聲息的那種──他們再等待,等待一個機緣重返。

 

時間於你,化作無意義的飛簷,因為你知道就算過了十八二十八甚至三十八個月也迎不來平復,這說的不只是你的愛情也是你的生活....

 

你讀著一個人的孤獨(與腸中飢轆)不過你知道不會有人為你送餐,獻上誠摯的愛與死。

你真想墮落,遠目無門的天國。

 

你掐著自己的深喉,沒有惶然與對錯,僅只是想──看看內裡隱藏了什麼。

墨朱澄黃紫黛,你想像自己是管充實的顏料,但擠了擠卻發現自己原來是桶沒人要的廢料。

 

天空很藍,你的心情也是。

你想過的生活如何經過又何所去從?

課室很空,滅絕一切寂寞。

如果可以你也想選擇長成一粒沙一枝草一點露,然後等待有人看見你內底的天國。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n 23 Wed 2010 16:03
  • 生活

你還是決定閉上眼,關起一切接收器官。

生命,或者你想講並沒有那麼偉大,而只是生活。

有些你已然不想再看。

 

於是閉眼,欺騙也好,逃避也罷,你只要活在你的世界。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花了點時間才得以整裡出那些你曾經的吞吞吐吐。

時光毫不留情的呼嘯,於是你們尚來不及接近即舵離,分深分淵。

你還來得及說些什麼?你不知道,或者是你寧願不知道。

 

你還記得你在幫她想綽號時,她嗔怪你為何遲遲不叫她的名。

你在心底想著,不是不叫,而是你想找個日常生活中的形象,就猶如那無以名狀的鵝黃一般,可以時時掛之。

可是那時你沒說,你將這個想法深藏,只是打鬧著帶過。

 

你又想起她的信,淺,卻深刻。

你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或著是說,必須說些什麼。

因為她將想說的,要說的早已一一訴盡。

於是你幾乎成了無聲者,只有一日一日讓心芽抽長。

但是,似乎也是因為如此,很多矛盾未解。至少對她而言是如此。

 

不過似乎現在都來不及了。

你失落的,你擁抱著的或許就如同她第一眼看出的──不屬塵,不寧囂。

 

可她誤會了。

你說過的字句,不曾模糊。

你不是多博,你只是覺得此生無有。

所以你婉拒了,而後保持著朋友的距離。

然後呢?沒有然後了。

 

你被貼上壞人的標籤,因為沒有眼淚。

你被掛上糟糕的腳鐐,因為沒有懦弱。

你把悲傷留給自己,但一切並沒有比較快樂。

她還是走了,帶著決絕。

你來不及說,她也不可能再前臨聽。

你乾脆就讓一切成了個不解之誤會。

你不是推拖,只是,你想如此,你們會比較快樂。

 

你不是聖人,但是你應成為聖人。自小,一切是如此教導你的。

男兒不淚,但不代表不累。

你也會有空窗,也會有真正必須放空的時候,但你藏起。

將自己撐大撐大再撐大,至少,要撐得起她肩上這片天空。

你是這樣想的,不過你還是時常被抱怨成沒血沒淚沒人性。

 

最後,其實你原本誰也不想回的,可你不忍玷汙。

你們的曾經是那樣的瑰麗。

你將她收入抽屜,將眼淚也收入心房緊緊鎖起。

因為,這,這一切,你不想染塵。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n 22 Tue 2010 17:10
  • 才氣

才氣,這兩個字很難定義,至少比財氣難。

 

你看著信中:「我很羨慕你有想做就做的勇氣。」

你想你並沒有贏過他人什麼,只是在做之前不會想,不會去做多餘的假設。

直到要做,才開始煩惱那些枝枝葉葉。

如此也可以活到現在?恩,你想能的,畢竟你無腦的走著業已高中畢業。

你想告訴他們,其實很多時候並不用多想,只要順著一開始的一個念頭──

那成敗就無關乎你,關乎的是整個環境。

 

所以「任性逍遙,隨緣放曠,但盡凡心,別無勝解」是現在的你要留給其他仍在與夢浮浮沉沉的人們的話。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n 21 Mon 2010 19:12
  • to

你決定刪除,什麼也不剩。

如果,就此可以弔唁,你們死去的曾經。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n 20 Sun 2010 12:44
  • 留下

你留給了她們微笑離開的理由,而她們給你留下了什麼?你自己又給你自己留下了什麼?

一點受潮的紙片,一些過期的祝福,還是一種永遠不可能碰觸的冷漠。

你看,你說,你不知道。

總是笑著面對所有人的離去,夠瀟灑,但也夠狼狽。

你從不解釋,因為你知道那些都是藉口,沒有人相信的廉價。

是的,你靜靜的。

 

總有一天留下這份軀殼弔唁,那些你想擁抱的誤會。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n 20 Sun 2010 12:26

DSCF1316.JPG 

 

你從顏料堆中抬頭,想起你的名"華綻",一個註定要從此消落的名。

相片記憶手紙,沒一個東西能夠留住你的瞬間。

是的,你像曇華,一瞬即逝,且甚至來不及掉淚一切就已遠去。

手機嗶嗶嗶地響個沒完,你放棄了掙扎,畢竟無用。

你以為她會懂,畢竟她是說過你特殊的人,說過你的夢幻泡滅。

不過你沒想到那是幻滅的前奏,一切,理所當然的驚人。

你還記得她曾說不要緊,她偶爾也會如此,想起某個人。

但,為什麼她要誤會?你至今始終未明。

一夜的遮騰,一大場的繁華夢醒,你知道你被捨棄,當作她們藉以純潔的供品。

騙子標籤很黏,但你也沒打算去撕下。

你知道她們不過又是個迷途的倦鳥,傷好了飽了自然會走。

而你,一直以來被貼上的標籤都撕不下,都附無存。

你從不曾為你自己爭辯,如果那是對她們好的,那就去吧。你在心底如此小聲的說。

你不曾背叛,卻被當成跳板。

那就好吧,如此吧,給他們離開的一個理由。

畢竟,無人知曉你夜裡長嚎的殘全,並無人在意你是否心痛心碎如絞。

 

鳥兒離巢。

卻永遠不知道月黑風蒿的寂寥。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黃的陽光鋪滿大道,這條路我看了三年,也走了三年。

心底總是會如許想起,在那條長梯上的點點滴滴──很多很多人經過。

三年前的自暴自棄,到現在的結果碩豐,我不得不說這裡對我的概念早已超過一間學校所能給予蘊含的。

它是宜蘭高中,我生長孕群的母校地。

 

當之前吧,曾有人問過我宜中之於你的印象是什麼?

是如同畢業辭上寫的童話城堡,還是地底深淵,又或是另外些其他什麼。

我想我一直答不出來。

因為,那是種習慣,不打算失去的習慣。

我一直了無實感,因為畢業後還是照常上學、發呆、跟朋友鬥絆,那些曾經灑脫的眼淚倒像是場鬧劇的節約──passing by.

我看著,這我青春附骨之沫,不發一語。因我知道如今說些什麼亦如同玷汙。

它,是不可世俗化之的。

 

然其實除了那些共同的回憶。

我最想說的還是人們,阡陌交通的人們,我遇見了分離了別散的各個大大小小人們。

那才是我之所以難以離開之牽掛所在。

 

 

-*-*-*-*-*-*-*-*-*-*-*-*-*-*-*-*

然我發現真要打,卻不知從何說起。

那太多太多的人們需要被再次提起,從遠遠的深墳。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