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5 (3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May 31 Mon 2010 18:58
  • 虛擲

自以為清高,或著離俗。

把自身投影扔入一本書,一個遊戲,又或是無數漂流的故事殘章....

這是現代人之所以逃脫當下的一種姿態。

 

我想,一切應如是。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y 31 Mon 2010 18:40
  • touch

看著社團學弟妹們的淚灑告別,我一想如今業已一載。

我闖蕩過的大小社團,又或是各種集會組織聚蘊,如今帶給我的也是深淚。

如海,如藍。

莽莽撞撞的自己,經過無數潮汐的拍敲,逐漸成長。

可能,還會有下次;也可能,終生喪失,想到此,我的淚不由汨汨。

我們一生都在找尋,那一次的曾經,遺落的或許是種不經意,但卻深刻的人事物。

其實我們都知道,丟不棄的牽掛會在將來化作路標,指引我們再次迴游。

迴游至,心底至善至高的所在。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想,我還是沒辦法畢業──自妳我的關係裡。

一開始我想搞懂的,不過就是個為什麼,為什麼我會如此不同。

想法思想行事,我想知道掩埋偽藏的真相背後埋著什麼?

可是,還是來不及。

是誰先放棄誰的?

 

我看起來就像是在逃避,躲進一道又一道的藩籬,妳們說。

現實,是不可抽離的。

關於我的孤僻,我想這大概也是種不可抽離吧。

我並不是,我真要強調我並不是不願意或著冷面,只是相對的我模糊。

我讓自己單純,盡量瓜分二元──是,不是;好,不好;行,不行.....

我想我們還是回去,不要再往來,不要再通信,回到只是偶爾簡訊關心的那種朋友。

所以我們的種種就可任之風乾入海,消失在偶爾?我想問著。

高雄很遠嗎?現在,對我如此。

 

一直,我都是站在這裡觀望著另‧一‧個‧世‧界。

我不懂妳們說的出人頭地,我不懂妳們說的成熟。

逐一逐一的熄滅生命的花火,我不懂為什麼該如此?

天真,妳們總說我天真。

陽光花朵,鳥兒鳴蟲,各有各的世界,然而,我卻是天真?

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去納受。

 

妳們要的,我始終無法給。

我以為我能夠成功逃出,披冠戴帽的華麗畢業。

但,冠帽是上了,卻是揚花的丑旦色角。

 

平原上到處都興起了建設之風,那走在其上的人們心底,何時會迎來砍碩重建之風?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很可惜我必須告訴你,我們都已經大了。

我們都大到張開雙腳就能跑,伸開雙翼就能飛翔的年紀了。

於是,我在此想要告訴你,別再注意。

意義是無法衡量的,只有『價值』能夠被衡量,被比較,她說。

於我在此想要告訴你的也僅僅如沫了。

 

一直,你不是走在一條正常的道路。

你的世界沒有黑暗,但也不常有光。

你抵達不了每個人的身旁,但你也不是一個人踽踽獨走在另外的平面鏡像中。

你知道,且你深信的單純,在現世不過是種窩囊。

你喜愛,且你緊擁的真實,相對於斯也不存於是。

但,你並不需要在意。

 

有著小小的人們,小小的幸福,世界是你的。

而你,也只需要看著那個世界。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y 28 Fri 2010 16:54
  • 看見

我雙眼能看見未來,他說,有人嗤笑。

我雙眼能重現過去,他說,有人嗤鼻。

最後,他只好很老實的說──因為我看見的你只不過是坏黃土。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y 28 Fri 2010 09:22
  • 雪國

他是個偏執的人,世界只有黑白,或許說只被容許黑白。

他的生活一絲不苟,不容許任何常理外的差錯。

常有人問這樣是否太過嚴肅,他哂然,不答。

嚴肅的定義對他也太過複雜。

她們都以為他冷,殊不知他底心有著熱火。

他不排斥的,任何交往。

只是,他不輕易與人交往,他明白他的個性。

一但確信了就會完全投入的飛蛾撲火。

於是她們都不明瞭,以為他只是個冷感的人。

 

他處在雪國,抱著最深最炙灼的眼淚寫書。

因為他知道,唯有在書中他才能如此靜謐的抽離人世去愛。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想像都是美好的?

看畫紙上未乾的油畫漆料,我突兀的想要逃。

逃開,這不正常的人世。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y 26 Wed 2010 16:31
  • 感冒

關節有刀,喀啦喀啦作響。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y 24 Mon 2010 18:27
  • 待續

你知道嗎,知道,我一直想要就著月光寫封信給妳。

不用太深的墨水,不稿太難的繾綣,就只是簡單的寫信,簡單的為妳提筆。

寫這些日子以來的花花雪雪、霜霜月月,寫這些年以來的恩短情長、思深意堅。

雖然,我知道妳並不會來,不會拾走,但我仍願意駐留,這一晚的清池。

 

妳知道嗎,知道,今晚的月兒多皎,星輝如燦,一如多年前出現在我面前的妳。

素,淨,且勻白的不像話的妳,我多麼思念,多麼想再一次的告訴妳....

此情不渝。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y 24 Mon 2010 05:29
  • 看見

再一次遇見,我們都已不一樣。

妳有妳的他,我也有了我的它。

原以為一切是靜止的時間軸,忽地向前跳躍,一口氣走了十年光影。

我想很多都是我們回不去的。

聲線膚質髮質,還有很多都是我們回不去的,單純。

 

至今我仍一個人在等待....等待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y 23 Sun 2010 07:11
  • 殘殼

天的盡頭有些什麼?他問,卻不期待得到答案。

似乎從小時後就是如此了,他問,可是他不期待答案。

他回想過去的那段時間中碰觸的點點滴滴,他知道,就是如此,就只是如此了。

生命的橫直交綜,湮滅了太多意義的存在。

他記得曾看過的一本書如此寫:「當一切都經過時,生命就結束了。一切由不得你選擇。」

似乎,真是如此。

他跟她,他跟她們的相處一直是如此。

某一天,燈光美氣氛佳的時候就被告知──我們,結束吧。

(不是你不好,是我配不上你。/對不起,我以為我可以卻發現我始終無法化解你眼中的陰鬱。/乃甚算命的告訴我這輩子單身。)

他都靜靜的一一接受。

不去干預改變一向是他的習慣,他寧願放自己一個人,也不想要她們不自由。

走著走著

啪嚓──

他低頭,看見那不經意落地而現在又被湮毀的蟬殼,他竟沒有了罪惡感。

那十七年經過,還有好多好多的十七年等著接踵而來。

他知道,知道。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第三天,還是第四天?

這已經是不知道多少次下意識的看錶(雖然它不存在)

典當時間的人,離開人的時間。

 

雨輕飄飄的落在頰上。

日出日落,月升月息,這是他現在唯一能判斷時光的根據,雖說有似於無。

他想著,這鋪天蓋地而來的長絲。

他想著,這幾日來的生活。

他想問:時間,到底是什麼?

 

沒有時間的桎梏,他沒有比較自由。

沒有時間的提醒,他也沒什麼失落。

那,為何時光軸要存在呢?

 

他問,靜待回聲。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2010-04-28_220354-.png 

揮別,過往的日子是雲煙。

近日整理信盒的時候,意外瞥見一些舊時魚雁。

有美好,有憂傷,隨即我起了火。

將過往送回天堂。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直到失去時間,我才知道原來只要單純的活著,竟也如此困難。

 

尼采說「永劫回歸」的概念本身是「反永劫回歸」的。

典當時間的人原以為失去時間,不過如數學座標系統中失去一軸,從空間變成平面,從平面回歸原點,殊不知道所謂的時間是無法被剝離物外的。

因為一切不可能再重來,所以每件事都預先得到了寬恕、被諒解、被承認....

他在沒有時間的日子裡亂撞,往事鬼魅纏身....失去重量的左手再也,再也沒了知覺。

典當時間的人,典當的不只時間,還有,還有他之所以存在的現世標的。

 

聽著一個又一個熟悉的名字自我嘴畔滑出,一道又一道鮮明的景色突破困鎖,在我所認知的世界結上枷網。

她,抱著熊布娃,躺在平靜的火車軌道上。

她,捲著無數飛塵,漫走海角天涯。

她,被廣大的字紙海淹,微垂的手劃破天,遙對著渡鴉群鷗。

她們,她們追來了。

一個又一個自墳墓裡爬起,叫著,喊著,嚷著我的名....她們追來了。

 

典當時間的人,迷失在廣褒山川,迷失在壯偉寬淵.....像是沒有影子的鬼,晝伏夜出於曖曖昧昧的俗囂凡喧。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這是一個跟時間競走的遊戲,我強迫你們典當。

如果在下個月二十號之前完成,我將會歸還你們的典當物並增與利息。

好了,現在,你想要典當什麼....?

 

有人拿出鏡子,有人拿出皮包,還有人拿出學生證健保卡等有效證件....

而我,左盼右顧,愕然發現自己竟是一無所有──

「沒關係,下次補給我就好了。」她說

我帶著悵惘的心情上課,一步一步把自己推向深崖,現實的真崖。

 

時間敲鐘,離課者芸。

我緩步,向前,如薛佛西斯堆著沉重石塊.....

漸愈走至她的面前,舉手,脫下──這是我要典當的,時間。

我拆下了錶,離間了時間,我想這是我唯一能夠付出的貴重物。

 

就此,時光停留。

而有一人急起,為贖回時間奮振。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y 18 Tue 2010 05:32
  • 專心

酸楚,一大早給他該死的傷春悲秋?

不,我想我只是不習慣──不習慣專心之後的反差。

我喜歡一心一意做一件事的感覺,卻每每離不開那種沉陷。

完成了,失去了的無所悵惘。

所以我說專心使人疲憊,重點不是在專心本身,而是在其後....

 

巨大的反差空洞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整理了一下信盒。

其實說是整理,也不過是翻翻看看,丟新的進去,放舊的沉淪。

一時之間,發現自己其實有好多Secret messager,秘密傳訊者。

有一封的,也有一捆的,有大的,也有小的,林林總總擺盪了那段黑暗時期以來的所有時光。

 

原來,還有人跟我這麼好。我這麼樣告訴自己。

 

在外面透出生命的,是那些亙早習經海風的參缺....

在內底洗盡風華的,是那無從飄落的遠方行歌....

不管,內容為何,我都曾經為之撼哭潸然;不管,時過境遷,我都會因之再起信念。

或許,這就是我的美好,一種微不足道。

 

在信紙連結的背後,有雙目光再等待。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y 15 Sat 2010 14:42
  • list

人生,過於廉恥。

其實並沒有生活的重擔壓著我,但我卻已覺得過了好久好久沒有獨自開懷的時候。

 

誤會,橫亙漫延。

有的時候會遲疑迷惑,這社會到底教給了我們什麼?說話,還是不會說話?

自習課在教室睡覺時班上有點小吵這我能理解,但是玩球會不會太過份?

就連被砸到回頭問了一句:「是誰在教室玩球?」

都會被罵粗口,被大聲告訴:「教室不是只有我一個人的。」

無奈,難道教室就是給他們那群打球的人的嗎?

 

心寒,上天已死。

我從沒有一次如此絕望,面對著現實。

 

等待,脫離逃困。

誰可以遞給我一根繩索,讓我有繼續對抗大風的能力?

 

單純,不要多疑。

我可以簡單的哭簡單的笑,只是不要懷疑我簡單的存在。

我,一直都想弄清楚,對你們而言什麼是人?什麼又是其他不堪入耳的東西?

早該有些體認這社會的"蜂群效應",卻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望於你們。

不要讓最後的校園生活充滿鄙夷,不要毀了我所喜的這間高中。

 

 

 

別問了,我不會說,但是可以提起,提起那些失落的信仰、依歸....以及自我。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y 15 Sat 2010 14:04
  • 結果

落幕了。

截至如今,三年的課程追著期考結束而落下了永垂的幕。

不捨麼?

不,或許該說是種超然。

當目標只唯一時的超然。

我不停想著我們這群人在這之後將會去哪,以及做些什麼?

「你們將來會成為這社會的中產階級人士,不要笑,也不要不相信,你們將來會是這社會的──代‧名‧詞。」一位演講者如是說,我卻只感到再也回不去的悲哀。

猶如幼鷹離雛初長即被推下高巢學飛的無奈。

我們一天一天向前,為的也不過是想重拾過往逐步逐漸遺失的「美好」.....但時間,從不給我們從容整裝的機會。

我們是一個又一個的死刑犯,在機艙口前排排站。

嗶──

下一位,下一位,再下一位....

沒有人能保證我們下落地是深淵或廣海,沒有人能告解我們的微哀。

機械式的死刑,計量化的人群,我們都在朝某個自己也不清楚的地方飛去....飛去....

然後欺騙自己──我,曾經活過。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May 15 Sat 2010 13:58
  • 墬機

抬頭,十二萬英呎一灑而過的飛機雲。

她想知道她在哪?

醫院頂樓,欄杆之旁....不,她指得是更早以前的她,在哪?

曾經被當作120燭光閃光彈的她,如今已一無所有──就連笑,都覺得疲倦且毫無生氣。

體內有什麼東西再崩壞,嘩啦啦地從眼角不斷流瀉而出....

到底,是什麼....?到底,我....在哪?

 

風很強,吹得令她睜不開眼。

對了,她想起之前似乎就是如此,在那,在那,還有那....一切就像現在。

咻──一聲

破碎的不只她,還有無數記憶遊蕩的黑盒箱.....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