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4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Apr 27 Tue 2010 05:25
  • De

我們說好的。聲音如鬼魅響起。

他沒想到這一切來的這麼快。

然後,他繞過一個一個又一個圈,拉緊,跳下。

 

新聞上登的是警察焦頭爛額的臉,他就在天上,很想對他們笑。

不必尋找了,這不是什麼自殺他殺情殺,這只是個約定。

約定。然後噤了聲息。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Apr 27 Tue 2010 05:13
  • ....

醒來了卻才發現,原來我一直模糊。

生活,生活的力度下筆太重,刻意的扭轉過了頭,似乎好多好多都已經無法追蹤。

生命會自己找尋出路。生命會自己找尋出路?

我想著,有些許凌亂的心情在心中發酵。

好多時後,會突然地有有了反應,吸不入氣,肋骨與胸的較勁。

我不明白我是怎麼了,只是感到悲傷,異常悲傷。

思念狂潮鋪天蓋地,而我只是艘不繫之舟。無源無歿,無始無拓。

願你們都有大魚的靈魂,是怎樣的心願?

不解,我渴冀,我突破(或許只是個轉身回到大家存在的這一面),我讓自己沉澱。

至少,暫時是無法,無法大聲的說:我就只想當個沒出息的人生流浪者....

青春已矣,孰能可追?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四月,我們懷抱著各自的憂愁結束。

接下來是五月,雨,溽暑與蟬鳴的高峰。

悄悄的拉開窗,流瀉點炎熱與刺耳,這是夏天,我們的夏天。

在一場等待中舉行的緩轉。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24 Sat 2010 17:59
  • 決心

你只管拿出你的信心來,因為這並沒有什麼東西可以阻擋你的腳步,即便是死...也得光榮。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24 Sat 2010 06:13
  • 夏天

蟬聲唧唧與暴雨,我想,夏天來臨了。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18 Sun 2010 05:07
  • 離開

你問我要離開多久,我並不知道。

或許是一年一個月,一分鐘一秒。

阻隔在我們中間的,不是距離也不是時間。

你問我要離開多久,我並不知道。

 

 

 

-----

是否連絮叨都乏人可解?

死者之書記載的是種殘缺,隱喻。

我知道,可我就想當做留白。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看見了。

原來,沒有頭也可以很歡樂。

不需要理解、明白,單單純純的沒有頭,沒有想法沉浸。

悲傷延續,快樂延續,不過就是種期冀,然後被實現。

如此爾爾。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是繞口令。

昨天,我回家前的畫面。等待,將影子站成一棵枯樹。

我在規則之外,我在規則之外。我如此對自己說,仿若如此即可遮去自己的軟弱。

但我知道並沒有。

太多太多,血淋淋橫生。該哭泣該微笑,似乎都成了編劇者迷茫的操弄。

我咧開嘴角,看著藍色小發財經過。似乎,是肉舖,結束營業的肉舖。

半敞的側空,剛好露出人生。

鉤去肉空,獨在中處懸掛著一顆肉心。靜靜的,經過。

我淚流。是否自己也是如此,切割切割,論價出售。最後,沒人要的,是那一顆真心。

我想起很久以前就知道的那份真理。

人是不靠近的。

沒有一個人能夠明白另一個人在想些什麼,也沒有一個人能陪伴著一個人。即便在世俗的角度上多麼好,多麼貼近。

這是人生。

其實,我應該在更早以前明白的。只是拖著拖著拖到了國中畢業。

每一個失去,都是真實。每一片殘缺,都是自己。

不該逃避的。

我卻一味假裝沒什麼。世界很美,總會有個地方寧靜。

於是歪斜,扭曲。歪斜,扭曲,人生人格人道處處皆毀。

於是,我開始不管那些顏料了,在身上。因為要活著,必須適應。

可是這幾年跌撞我得到什麼?

更多的小心,更多的戰戰競競,最後,得到了什麼?我問,卻苦無回應。

越沉越深。

你知道的,我不是刻意孤獨。只是人生行路太簡,而我的伴,從缺。

每一個今後,都是眼淚與顏料的交互攻錯。

每一個輾轉,都是自己與社會的對抗攻爭。

然後,失眠去醒。

 

 

如此,何可得爾?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Apr 16 Fri 2010 13:04

突然,走出了室外。

又假。

一種透明感油然而生。

並不能太清楚的明瞭是非。

我想這是我的價值,亦是我的殘缺。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13 Tue 2010 04:48
  • 同居

他進駐了我。

先是背包衣服鞋子,後是毛巾牙刷維他命。

狹小的公寓房間塞滿了兩人的獸味痕跡。

一天一天一天,他煎蛋妳刷牙,他收碗妳澡沐。

同居成了童居,生活了無情趣。

於是──

越淡越淡越淡,你們終有人開口:我想,我們不適合。

然後,又是一半一半的減去,一半一半的重生....

人去樓空。

是最後妳不得不願納的,結果。

 

 

 

-------

《告白》,其實我也不想要很狗血的,只是我更不想老病發作,男主角身敗名裂這樣。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11 Sun 2010 19:44
  • 告白

你說。女孩靜靜的在你面前坐下。

而你們之間也無非是兩三個月之間而已,你完全沒料想到一切會如此如火如荼。

我愛上了另外一個女人。你靜靜的,靜靜的吐露宣判如法官。

為什麼?她問。

不知道,愛情這東西往往來的激情。你口裡吐出不知從哪個死黨嘴裡聽來的話。

那,至少我想見她一面,看看我哪裡不好。

於是,你起身,走至她的身旁,緩緩牽起這從未被你握過的纖縈玉手。領至窗外,哈雷悶悶的等候。

她接過安全帽,跨上車。任由你經過山溪,樹北,漸愈駛至一無人荒山。

她仍不語。

你忽地停下了車。轉過身去跟她說:「接下來的路我希望你能閉上眼跟我走。」

她應允了。淺緩下車,伸出玉手任由你帶至更深更深之陌地。

不久。

「好了,現在可以睜開眼睛了。」

你略帶歉意的將目光轉向她,說:「雖然我知道妳很好,但,我....」

她不語。你預料中的。

然後,她伸出了手,用力的給了你一個巴掌。

「什麼時候?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她眼眶逐漸泛紅,抽噎不成聲。

「大概是一兩個月以前吧,我已經不想再瞞妳了。」

她哭了。他卻笑了。

 

莊嚴的樂章紛響。

沒有人忘記那天山上獨矗的教堂中有兩個年輕男女相互偎靠而立。

而滿壁的是女孩的畫像與照片。一景一處的落映生光。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一直一直,有花歌泣。

 

轉頭,天空。好似一切都在逆旋。

偏漫說不出個所以然,一直以來,如此。

我總懷著些許絕倦行路,看望,然後低吟不止。

有時錯卻,有時抑那,更甚有時不知所以....言不及義。

 

書寫的,是種寂寞。

從天從地從人從己,我知道我不孤單的,一直;但是我很寂寞。

欲退無路,欲說無門。我知道這是必須經過的,可我始終無法釋懷。

曾幾何時渴望摘星?曾幾何時意欲投水?

我想著,想著,心入膏肓。

好想,好想,再次提筆,然後哭泣的沒有道理。但是我已經不能了。

稿堆吞噬寧心,現實壓迫夢囈。我知道我可以,卻仍也是不行。

然後,持續落淚。

 

醉,已買不下消極;睡,已漫不過埃塵。

行路漫漫。

我想,渴求的依靠始終得靠自己。

不要獨自承擔。可是,不獨自承擔,誰來承擔?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原來一個短暫,我們早已交會。

十字路口的街頭,冷靜淡漠的交錯,天光南北,一簾幽夢。

我欲乘風歸去,片刻,玉宇瓊樓....

 

這真要說只能用凌亂來形容,天南地北的顛覆不在。

我認為,我的心是老的,困窘在那往昔時光沙漏,漸愈不得返。

行路在逐漸陌生的校園,一點一絲感悟入心。

我想,這大抵會成為我今後的鄉愁,他鄉付梓過故。

小葉欖仁,落羽松,楓林大道....還有不知名的紅翠香花,這一切的一切總在經過後特別濃郁。

蹉跎過百,日漸少緩。

還有多久時間可以靠憑欄?還有多少熟悉能夠孤徘徊?

心有感嘆過千,卻不知如何來抒。

 

斜對著光影,我心悽然。

日日夜夜伴隨的夢想接近,我方知此陌無路,此行無門。

始終沒有什麼可以走過,不留痕跡。

我笑,帶著淒雪。

蜀道難難於上青天,蜀道難難於上青天。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04 Sun 2010 19:12
  • 散漫

足不出戶。

昨日與今朝,時間過得飛快,許多往塵落定。

收起了笑容,沉浸了回憶,那病並不好,這是我所知的依稀。

不管如何,我想讓妳知道。

也不管如何,這是我甘願沉溺的。

老實說,已入膏肓。

 

午後三四點,出門。肩著壁壁清野。

最近我時常會想是否因為如此,我才會看見美。看見毎片殘缺。

交叉網落人生。有涯無涯早已失真。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大風瀟兮雨四起,沒落紛兮憶別離。

 

距離,總是讓我們分外的看清時間。

 

不知不覺,來到了周日。

前天去的草嶺,如今已覺得遙遙遠兮。

古道誓師,誓的是往昔,還是至今?

我想著想著,竟然就這樣的跌入回憶漩渦。七八年前之夏。

黃梅雨季,卻莫名的岀了晴。我們一個個的背著肩包,擔著期待上行,草嶺,初識之外境。

單純與天真的註腳在那時是為我們的包袱行旅。就這樣一路雜沓,行至山巔水窮。

那時的自己還不識什麼叫做天高地厚。

但卻今日一行,所有印想中的崩毀,消落無塵。

 

仙跡岩,仙不再,雄鎮蠻煙,紅漆減,虎字出匣,逆世吃天。往昔的記憶碎片在此刻銷下無形。

一路無語。山風劃過角鴞,急雨紛沓殘軀。

一步一步的將自己放逐,一笙一簫的將離騷響起。

悲夫!悲夫!

隨著時間長河我們究竟扔棄了多少東西?隨著成長的風行,是否就真能不再哭泣?

一瞬之間,我感到周遭的世界瓦解。那叫一個崩壞,歸混反沌。

 

忽地,我聽到背後笑語歡喧。一女狂來,素衣持風足行帶雨,好不自在。

那剎那,忽有什麼隨著那飄揚的髮尾瀟湘而至入腦。

逍遙,不過如此。

我掙脫了身上的雨衣,制服背包的禁錮狂奔。隨她前行。

霎時間,風中雨中,無人能拘。

雙眼雙心逐的只是前方那抹白影,那抹幼年失去的純真舊影。

跑著跑著,遙遠即是靠近;跑著跑著,失去重是得其。淚湧形銷。

在這暴雨當中疾行,我想我是追到了。追回了早已忘卻淡漠的那顆心。

 

天飄地遙何所掛?吾只任心隨性行。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03 Sat 2010 06:37
  • 網格

等待的語言早消沒,我在輪迴的邊際展莫籌。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寫了一封信,寄給遠方。

我想說的,不過是種鄉愁,透過綠衣的傳送。

你還好嗎?我很好。

今天,明天,還有好多好多個以後就讓我牽掛。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