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82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Aug 22 Sat 2009 20:17
  • 停頓

這幾天以來我一直在思考,關於文字。

 

寫東西

痞子蔡曾這樣說過:當你高到一個高度,無論你寫什麼都會有人喝采;相反的,在你學生的年紀別因為喜歡,就去挑戰國文老師的耐性。

一直以來,我嘗試著寫,持續著寫,不管有公開的沒公開的寫,追求的是什麼?

有的時候,就只是單純的拼湊隻字片語渴冀會有天外飛人明瞭,那幽幽的倦譴徘徊。

有的時候,是為了曾經寫作,希冀可以藉由重建工程慢慢釐清自己與過往的差距。

又有的時候,為了某些人而寫,寫著大大小小的愛與死、罪與罰。

但是,我寫的是什麼呢?

我一直這麼問自己。

 

後天因為經常寡居獨戶,也沒太多關心的人,給予讚美的人導致我有點小小的自卑蔓延。

我無法像其他人一般站出來捍衛自己的想法。

或許也是因為這樣,所以自卑感慢慢的滲透、感染。

有時連自己寫的東西都覺得不能見人,可是卻突然有了稱讚,或是喝采。

所以迷惘迷惑。

 

在文字的這條路上,耕耘的不久,我始終無法理解明白為什麼那些個其他人隨筆寫下的生活那樣的眩人眼目。

而自己卻像是在深淵徘徊的幽魂一般,輕唱輓歌

 

我一直在思考。

 

"就算無人喝采,也要獨自起舞"的俠者之心、"那種任爾東西南北風的自我"解放、甚至是"罔論正邪,不忤逆本心"的豁達

可結局往往是不了了之。

 

好了,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就打打最近偶然想到的話收尾吧。

 

"我們都是迷走在墨色深淵的旅人,我們以書相交,以文會友,闖蕩,下一個千年。"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換句話說就是厭食....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發現自己越吃越少,卻不是因為那些外務原因。

「喂,等等午餐吃什麼?」

『不知道耶...都可以阿。』

是不知道吃什麼,還是吃了什麼都不知道?

 

感覺是一點一滴的吞噬,慢慢在心底漾成一個圓。

 

 

默默走過四季,發現慶會樓旁不再有妳的風景。

讓大雨唏噓,讓輓歌離響夏季。

讓自己,迷失在過去。

沉迷...  曾想永遠擁抱的瑰麗。

 

心裏不住鬧騰,顛覆了順逆。

夏蟬悽鳴,倒數所剩不多的光陰。

 

愁人在愁霧中,愁上加愁。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