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搭火車時看著車窗外的夜景,我想起很多事

 

很多不知道是看來的還是本來就有的想法繚繞-

 

夜景,城市的夜景就像一隻千眼巨獸,而我們或著是那些燈光,則是巨獸身上的小小眼睹

我們跟著巨獸移動,以為是我們自己的意志;我們跟著巨獸思考,以為是自由的自我

然則卻忘了,一但巨獸死亡便得慢慢在風中分崩離析的我們是無法抵抗巨獸的

 

這樣暗沉渾濁的天,會有天使臨來嗎?

 

做作?

 

感覺與感觸實話來說不如說是一種最原始的性衝動,渴望與文字發生關係。

 

禮教食人,漸漸懦弱的是我,還是這社會?

 

累了,斷續的殘章待補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