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000.jpg    

 

今天是解剖課的日子,主題,牛蛙

 

不是害怕青蛙或是血肉模糊的畫面難以入目,而是感到疑惑

為什麼我們要解剖牠?

明明就站在同一個起跑點的我們口裡嚷著"人道""人本"主義的我們,為何又會為了無意義的理由壓迫其他生物

因為只以"人"為"本"嗎?

我不懂。

 

上課的過程是種漸進的時序,我心中的天人交戰也在延續。

於是,我默默的摘下了橡膠手套。

 

原本還打算轉過身什麼都不看的,後來心底卻響起"這是逃避吧"的話語。

於是我靜靜的看著,雙眼失焦在血與肉的模糊交界。

 

當下的我心裡只有一種想法

 

不能逃避。

無論遇上任何事情都不能逃避,縱使在悲悽不堪也要堅持。

因為,這是人生,一篇永無休止的戰曲序章。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