黝黑的糖漿緩緩滑過雪白的山峰,而後沉淪到漆黑的海-

 

當然,這不是一篇介紹黑糖清冰的文章

 

是洽巧在吃冰的時候想起的一點想法。

人生是一碗碗的黑糖清冰。

差距只在溶化的快慢,以及黑白的比例,其他的我們大同小異。

 

一湯匙一湯匙的挖著

發現其中有空洞特別多的地方,也有比較充實飽滿的;

有幾乎全黑了看不見冰的存在的峽角,自然也存在著無盡潔白的純暇。

 

我想,或許我們該學學黑糖清冰

不管今日有沒有比前日實飽,都要毫不畏懼的展現自己。

 

一個真實的自己。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