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8 (3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Aug 31 Mon 2009 18:46

今天藝術與生活,三年級的新課程準備學應用音樂與音象藝術。

老師放了許多或許耳熟能詳,或許支離破碎的國內國外影片,其中吸引我之最的是"Eagles"。

"Eagles"的歌,之前在電台的時候自己也有播放過他們的歌,不過意象卻沒有如今天如此的深沉。

因為老鷹,所以我想起了禿鷹。

不過不是那所謂的 "Gyps fulvus "  ,而是朱少麟筆下的年輕詩人,禿鷹。

看著"Eagles" 個個團員臉上的瘡疤,歲月的雕痕。

禿鷹同樣的在意氣風發之後,逐漸走向老年,而在那過程之中他經歷過國毀顛沛的過程。

最後,他到了河城,一個收留破產犯,或是一些沒有身分的人的地方。

在河城沒有人可以聽得懂禿鷹那摻雜著些許母語的怪異腔調,沒有人能夠再與他契知。

 

或許,是種悲哀,就這樣擁抱著一個人的孤寂。

 

他的生命是一條長河,一本大書,可終究他沒有成為所謂的"他的生命",就像我們大多數人的人生。

渾渾噩噩追逐著所謂的溫飽,所謂的安穩。

卻忘了年輕時的初衷,那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傲骨與氣志,漸漸的變成市井小民庸碌一生。

 

而我們呢?

 

我們處在的時間點,是青春蓬勃的高三時際。

面對著社會的壓力,也必須前進尋夢,築夢,完夢的璀璨年華。

十年以後,我可以自豪的看著自己所寫過的文字說:我堅持到了,無論寒暖,無論病苦,我堅持到了。

數十年之後,我可以驕傲的告訴我的孩子:你爹當年就是因為這樣的堅持,雖然窮苦潦倒,但是開心。

千年之後,是否我可以在那九天之上靜靜看著曾經的自己,看著我追夢的過程而欣慰呢?

我不知道。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30 Sun 2009 08:00
  • 任性

如果可以,我倒想永遠走在鄉間-

 

不要進步,進步帶來的毀滅與破壞甚至超越它實質帶給我們的益處。

很多時候,我都這麼想。

 

在天然的叢林原野中,人類學著與自然和諧,與萬物共生。

然而在鐵樹森林久了,人們學的漸漸改成欺瞞,踐踏。

唯有不斷不斷的踩著敵人的頭才能往上,唯有不斷不斷的保護自己才不會受傷害。

於是,人類不再是人類,變成了另外一種野獸,在鋼筋水泥夾縫間尋求生存。

 

好了,我要出發了!!

前往未知的前方。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Aug 30 Sun 2009 05:16
  • 旅人

運指如飛,在字裡行間尋找自己的依歸。

 

自很久很久以前,我就想過這個問題,是純文學還是大眾文學。

純文學大部分會被誤認為矯情做作,實際上是將自己的想法、理念以最純淨的方式表達。

而大眾文學則否,它追逐的永遠是大眾口味的喜好。

於是,不論深淺。

一個總是落寞,另一個寫再糟糕都會有人在腦內補全。

 

而我,撰寫揮灑著滿腔思緒。

會有人懂嗎?

那隱藏的鑰匙,那殷殷的期盼。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29 Sat 2009 21:50
  • 原罪

你知道原罪嗎?

亞當夏娃不聽神的勸誡偷吃了智慧之樹上的蘋果那個?

是,主角是亞當夏娃沒錯,不過吃蘋果本身並沒有錯,有錯的是吃了蘋果以後他們向神撒了謊。

 

這些日子,看了某些書之後這段古老對話忽地就浮現在我的眼前。

 

關於人類,關於原罪。

 

似乎自懂事以來,我們就被告誡著"不可說謊",可有時又說"善意的謊言無妨"這樣模稜兩可的話語。

是循循善誘?還是蹼朔迷離?

朋友與朋友之間,親人與情人之間,父母與子女之間。

疊織著一個又一個的謊言,交錯成萬千個不解。

 

昨天,與主人聊到關於"不忠"的話題。

我說:如果連愛情都不能相信,那麼在這世上的我們還能相信什麼。

人家常說愛情是盲目的給予與付出,如果連盲目都攙雜著虛假,那世界末日是否已經來到?

 

*-*-*-*-*-*-*-*-*-*-*-*-*-*-*-*-*-*-*-*-
發現自己不再眷戀這城市的每種味道
關上了門 手上行李輕的像長出了翅膀
我回到了一個人的單純
不再為誰搗亂我的平衡
發現自己不再逃避和你擁抱過的轉角
搖晃的車 載著我穿越那太多雨的過往
候鳥明白哪裡會有溫暖
也就不再害怕飛的孤單

從今後一個人浪漫
所有起伏所有冷暖都變的簡單
自己才是自己的最愛
空氣裡瀰漫花香聞的到瀟灑自在
不再牽掛 一個人浪漫
每段回憶慢慢回甘我雲淡風輕
笑容從我的眼角暈開
今天的陽光從心裡升了起來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似乎,我很常高喊"曾經"這個辭彙,卻鮮少有人知道我所指的曾經是哪段曾經。

 

現在的同學,會認為是高二生活的瘋狂。

某些風馬牛不相干卻又要假裝很熟的人,會認為是幾個月前。

國中同學,會認為是在那轟轟烈烈的國中生活。

而遠處的妳則是記憶在我們的回憶裡。

 

但對我而言,所有的"曾經"指的不過是兩年前的那場意外。

 

認識了妳,爭吵了,解散了,如此爾爾。

 

我最瑰麗堅貞的友誼凋落在夏季,夢迴。

那是個還沒有被意識到溫室效應的涼爽夏季,如同"staple stable"一樣清爽宜人的夏季。

莫名奇妙的因緣際會,我們相知,相惜卻又因為爭執別離。

 

我很無奈。

 

大概,這就是我人生的轉捩點了吧。

那件事之後,我自暴自棄的自閉過、我胡亂掙扎在自己的陷落中、我...我...

 

甚至,開拓了新的視野。

認識了新的朋友。

 

可我始終不能忘懷,那段初夏的純真友誼。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有人問:你是被催眠嗎?我養的狗都沒有你那麼黏。

我笑了笑回答:因為寂寞

 

不時的,我感覺我是隻貓。

極度需要主人關懷,極度需要愛護,會害怕,會擔憂。

可我說不出口。

貓的高傲與優雅,貓的任性與傻氣。

我都只願意保留給妳,別再說有其他的人。

因為妳,獨一無二。

 

我是貓,一隻需要人寵幸的貓。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28 Fri 2009 22:08
  • 觀望

今天偶然的偶然,藉由朋友的串聯聯繫上了一個故友的網-

 

兩年了,國中到現在她的筆法還是差不多,不覺莞爾。

我是誰呢,我該把我自己定義在哪個方位?

 

堅持,誰與誰。

 

分不清今天明天,我只想一味的噴吐,血腥渣宰。

夜深了,灰姑娘落淚會引來仙女,我落淚,會引來天使麼?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你說,我聽

在森林的池畔旁,靜靜扔下幾世輪迴

 

你說,我聽

在漫天星辰中,悄悄埋下辛酸血淚

 

你說,我聽

古堡裡魔鏡哀號求饒

 

你說,我聽

或許最想說給你聽的是我心跳的餘音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兩個完全不相關的東西我也不曾想把它搭軋過,只是昨晚突然的兩個想法。

 

因為想要將MP4充電的我ㄧ開始只是敷衍的玩著裡頭的俄羅斯方塊,看著一層一層重重疊疊,突然想到了人生。

我們的人生似乎也是一盤盤的俄羅斯方塊,有著各色雜集,有著各型各狀的事物對疊。

時間的經過(不斷崩落而下的巨石),隨著年齡的成長(分數的累積)慢慢的往上踏入更高更深的地方。

俄羅斯方塊的玩法,也是一種種人生格局步調。

你可以選擇一口氣將設好的局破掉(慢慢經營),也可以選擇有什麼吃什麼(及時行樂)的方法進行。

越來越認真,越來越陷入裡面的迷思。

到底我是在玩俄羅斯方塊,還是再經營另外一個人生?

 

-*-*-*-*-*-*-*-*-*-*-*-*-*-*-*-*-*-*-*-*-*-*-*-*-*-*-*-*-*-*-

 

速食,我這裡要談的並不是速食的演進或是新產品,而是感覺。

在速食這個觀念引進之後,從而之的也順帶引進了許多新觀念──就像速食愛情。

兩個人在一起不再需要太多的考慮,想來則來,揮之即去。

今天一號餐,明天二號,後天三號的以此類推。

到底人類將愛情蹧蹋成什麼模樣?!

如此繼續演進,是否再過不久我們的社會就會出現新的"速食婚姻"?

認識沒多久,閃電同居,閃電結婚,反正想離婚就可以離婚。

 

好吧,這只是睡前的胡思亂想,別太偏激的看了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眷戀,那書香的氣息。

 

我迷失在無章無法的文字湖畔,不斷拋入一個又一個硬幣許願。

 

望天垂憐,迷失在世界邊際的旅人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27 Thu 2009 14:14
  • 幸福

xy向量的分角線勾勒出什麼曲線?

 

幸福的定義?

想起幾個月前看到的書的內容。

"幸福是可以自由自在的批評人,隨心所欲的動作,但前提是他們自己不知道。"

學生的幸福應該是可以上課,可以知道自己在前進著。

老師的幸福應該是有不乖的小孩可以教養,能夠改變。

政府的幸福應該是有亂七八糟的人民好煽動,好政變。

 

這是自找罪受嘛?不是,這是自力更新。

 

長久以來我們所注視的幸福在哪,天邊那漂泊的一抹雲彩?還是龍窟中無數金閃的瑰寶?

所以持續的去挑戰,撞穿頭為了得著這輩子不屬於自己的那份大禮。

這樣是幸福嗎?我不解。

 

我想,或許所謂的幸福真的像那本書中所說的,前提必須我們自己不知道。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人習慣把錢塞在八角眠床的角落,我則是習慣珍藏回憶。

 

從前從前的信箋,壞掉的小玩具,甚至連某某給的紙條都在通緝範圍之內。

或許這是念舊吧。

想藉由這些小小小小的東西提醒,我還存在。

不管是記憶還是自己。

 

十七年了,歲月忽逝。

閃爍了前緣,迷失了後果。

昨天晚上洗澡時突然這麼想到,十年,對我們而言是多大的一個數字。

似乎那些很久很久以前的童年,也不過只經過了短短幾年。

為什麼我們會覺得過了很久了呢?

 

微濕的髮際瀰漫著滿屋的香薰,七夕。

沒有牛郎織女,只有作繭自縛的蠶兒,自纏。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反正一切都過去了吧。』妳這樣說。

而我只能呆呆的站在這頭望著。

是的,對妳而言好的壞的我們都已經過去了,只剩下人之常情的關心。

 

可是我想,我仍然跨不過。

以手掬淚,揮灑成整天夜空。

 

無論如何,我都還是那個怯糯的我,無法給予任何承諾。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25 Tue 2009 11:42
  • 傻?

我不排斥"傻"這個字。

 

傻,傻事,傻人。

傻的定義對於很多人來說,就是不好的意思。

有人自殺了,會說他傻。

有人闖禍了,會說他傻。

卻沒有人真正的去理解,傻,的定義。

拿一句老話來講"所謂的英雄,不過就是堅持在一些別人認為傻的事情上,然後成功。"

屠龍,當然這時代不可能,可以換句話說,面對一些不可能的挑戰。

大多數的人選擇退縮,而少部份的人願意挺身而出,自然不成功便成仁,他們所想的往往是不忤逆本心罷了。

最近在整理很久很久之前的Blog看到了當時自己對人的批判。

那時恰巧有個正值青春年華,才藝傑出的人自殺了。

眾人都說她傻,我卻不這麼以為,因為說她傻,便是否定了她的存在價值,行事意義。

想當然爾,會有某些死忠粉絲罵我。

說我要紅不是用這種方法。

說我不該把生命看得如此一文不值。

現在想想或許真該澄清,罔論那些人會不會看到。

 

我從未把任何生命看得一文不值,我只是擺在相同的起跑點上,每個人的選擇都是選擇。

 

那時候的她想不開,自我解決了。

恩,如果由我們這些留下來的人哭不值,那她離去的原因何在?

我深深的相信她在做決定前絕對有過深思,而不是一時的衝動致然。

所以我支持,我支持每個人所做的決定。

今天陷入泥沼的不管是哪個人,他決定生,我就會幫助他生;他決定亡,那我也會支持

畢竟,那是他自己的人生。

這樣說或許有點冷血

 

不過我卻覺得支持並相信好過那些認為他這樣做是錯誤從而否定他的人生的人的說法還好。

 

傻事也是一般。

不得不說在台灣浸淫過久,太多太多的學生,年輕子弟被灌輸了保護自己的意念。

於是開始只想到自己,只為了自己。

那天,我跟我母親吵了起來,她一直很想知道我未來想怎麼走,也一直設法干涉。

說著興趣只是興趣,如果沒有什麼足以倚靠的事物依循,最後會什麼都沒有。

我便說了一句"為什麼做什麼事都要有目標?"

是的,或許在現下的社會來看,我是異類,只為了那些莫名奇妙的夢而活。

可是對我而言,這才是人生。

 

不自由,毋寧死。

沒有夢的人生,不是人生。

 

我寧可窮苦潦倒,最後慘死街頭,仍想堅持自己那被眾人說傻的夢。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23 Sun 2009 21:50
  • 日夜

是說,日與夜有何差距?

 

昨天夜裡醒來,突然如此的想。

是以明暗來分,還是以喧寂而錯?

 

就像善惡,我們自以為能夠分辨,卻總是一蹋糊塗。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Aug 22 Sat 2009 20:17
  • 停頓

這幾天以來我一直在思考,關於文字。

 

寫東西

痞子蔡曾這樣說過:當你高到一個高度,無論你寫什麼都會有人喝采;相反的,在你學生的年紀別因為喜歡,就去挑戰國文老師的耐性。

一直以來,我嘗試著寫,持續著寫,不管有公開的沒公開的寫,追求的是什麼?

有的時候,就只是單純的拼湊隻字片語渴冀會有天外飛人明瞭,那幽幽的倦譴徘徊。

有的時候,是為了曾經寫作,希冀可以藉由重建工程慢慢釐清自己與過往的差距。

又有的時候,為了某些人而寫,寫著大大小小的愛與死、罪與罰。

但是,我寫的是什麼呢?

我一直這麼問自己。

 

後天因為經常寡居獨戶,也沒太多關心的人,給予讚美的人導致我有點小小的自卑蔓延。

我無法像其他人一般站出來捍衛自己的想法。

或許也是因為這樣,所以自卑感慢慢的滲透、感染。

有時連自己寫的東西都覺得不能見人,可是卻突然有了稱讚,或是喝采。

所以迷惘迷惑。

 

在文字的這條路上,耕耘的不久,我始終無法理解明白為什麼那些個其他人隨筆寫下的生活那樣的眩人眼目。

而自己卻像是在深淵徘徊的幽魂一般,輕唱輓歌

 

我一直在思考。

 

"就算無人喝采,也要獨自起舞"的俠者之心、"那種任爾東西南北風的自我"解放、甚至是"罔論正邪,不忤逆本心"的豁達

可結局往往是不了了之。

 

好了,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就打打最近偶然想到的話收尾吧。

 

"我們都是迷走在墨色深淵的旅人,我們以書相交,以文會友,闖蕩,下一個千年。"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換句話說就是厭食....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發現自己越吃越少,卻不是因為那些外務原因。

「喂,等等午餐吃什麼?」

『不知道耶...都可以阿。』

是不知道吃什麼,還是吃了什麼都不知道?

 

感覺是一點一滴的吞噬,慢慢在心底漾成一個圓。

 

 

默默走過四季,發現慶會樓旁不再有妳的風景。

讓大雨唏噓,讓輓歌離響夏季。

讓自己,迷失在過去。

沉迷...  曾想永遠擁抱的瑰麗。

 

心裏不住鬧騰,顛覆了順逆。

夏蟬悽鳴,倒數所剩不多的光陰。

 

愁人在愁霧中,愁上加愁。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老實說最近的自己一直在想著這句話。

不管是日前颱風引起的八八水災,抑或是近日的生活,都是天‧道‧不‧仁。

 

該怎麼來解釋比較好呢,我一直不明白。

 

就像大塊以著最真實的面貌呈現,面對這種越辯越明的真理,我卻不知道該如何用最簡潔的言語去解釋。

猶如春之草榮,夏之樹盛,秋之葉殘,冬之凋敝。

慢慢的是不是有什麼在蘊釀?

而被壟罩在這片巨大之下的我們能夠做什麼?

 

我一直這麼想著"沒有夢何必活著"

卻有人堅持"要有夢也要有足夠的後盾延續生活"這樣的調調

都沒錯,我們都沒錯

可是,倘若沉溺沉迷了呢?

說我是理想論者也好,悲觀主義者也好。

既然不知道會不會有明天,那麼何不好好擁抱今天呢?

縱然悲雪交加、風木興悲,我們唯一能把握的也只有今天這樣一個簡單的單辭不是?

 

天道不仁,提醒的是順應還是逆改?是面對還是放手?

還是明知會被趨勢的洪流衝散,仍屹立不搖的做些大家都認為是傻事的行為?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19 Wed 2009 08:05
  • 不哭

懦弱的可以,站在沒有妳的時差區-

 

每當寂寞,我會拿起照片細細回味我們的曾經。

我知道我是太過懦弱,以至於不能再接受任何一個別離的笙簫起響。

是太過無能無力,持續的活在回憶。

 

我害怕,害怕著世界也害怕著自己。

天空雖藍,卻不乏雷雲鎖鎖;陽光雖明,卻不乏陰照相伴。

坐落在寂寞池淵之中努力告訴自己,別哭泣。

 

脆弱心細,忍受距離。

千言萬語換不來一個陪伴繼續。

我曾相信罔論外人何如妳與我都能繼續。

可這次我迷惑了。

 

我有什麼?

滿腹的壞水!?

我會什麼?

逃避現實!?

 

忍受不了一個又一個的夏季

迷離

 

脆弱的心不住禱求上天垂憐,將回歸天國的天使放還。

哪怕只有一秒。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走進很久沒進去的國小校園,找到一個秘密角落,掘土,埋葬。

 

我並沒有埋下時光膠囊過幾年再回來看的那股浪漫,只有不斷不斷想自殺棄屍的怨念。

就像回憶,映照著古今。

 

小小的傘在妳我之間飄揚,追逐每個盛夏的雨季。

不語,不需言語。

淚眼迷離了窗景,悄悄的雪蓋覆了大地。

翌年,是否會有新草替故人?

 

奔跑,將風箏擺弄上天,待到最靠近雲的位置時,割裂。

 

追憶,已逝的餿水年華。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