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跟許多筆友自從換了平台也沉了下去吧,一個人的書寫沉默,但也靜好,或許是自發的孤僻病,也或許是更多的其他,大學快畢業了,如果還有人記得,就跑到另外一邊看我吧。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因為右上角那個很醜的廣告,我換了個平台 請舊雨新知都可以轉站。
謝謝,有留過話給我的大家,我看著看著,真的哭了,你們每句話都在我心底種下莫大的,感動。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捏著鼻子,假裝說出的還是人話。

還是些無能的囈碎,我真的打破了規矩自成方圓了?我不知道。

好幾次,不管是老師還是那些朋友問著,我都給出公式化的回答,為什麼我不去念中文系,或許念了會更好,但是目前也不差。

我總是塘塞著,然後在夾層中痛苦。

記錯科目名稱的事情或許不大重要,但從小地方就能看出一個人的專業知識背景,對吧?

我始終不知道我無法跟誰交代,還是無能跟自己交代而只是機械化的走著,或,假裝走著,把日子一年過成一天。

又逢畢業季,今年不知怎地比以往熱絡,許多人都轉貼了自己學校的畢業編曲,或是花裝絮集,但一切在眼中在心口只是愈發鼻酸。

我或而沒有大智慧,沒有巨度量,總彆彆扭扭的拐著回憶的步伐。

幸福,我其實我不太知道這是什麼樣子的狀態,畢竟如果知道,是不會有人拒絕的吧?

我懷想起刺鳥,一生庸碌貧乏只為尋一株最好的荊棘撞上,死,卻高歌美好。

還有多少時光可供晃蕩,還有多少愁腸?

 

讓故鄉的雨淋洗異地的月,讓血血淚淚滿載。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是一個成色美好的秋天,他搖晃著酒杯後緩緩在鍵盤上敲下。

距離上個驪歌響起似乎已是很久以前,但大家卻在今年不約而同的回憶起那些點滴歲月。

好些人不見了,或是出國說要深造,或是異地準備發跡,各種各樣的原因理由,我們分開,最後會在哪裡相見呢?

三,這個數字對於今年的我來說擁有巨大的意義,不管是前進後退,行走死亡,一切都與這數字離不開關係,但很多時候你卻無能反擊,是的,無能反擊。

你倦於寫日子在牆上消瘦的詩,拒絕通俗的為瑪門折翼,但最後發現斷裂的似乎不是你,而是面前那條曾往天堂夢境的路。

此時的你遙望彼時,好久以前,那種單純得近乎愚蠢的自己,如今消亡到哪裡去了呢?

你永遠記得幼時說過的一個又一個如果我是、將來我要,那些藍圖你也都還收著,記得那些片段承受或著被迫,最後融製成了如此一個你。

人生不太有公式,你想著按照如何培養前進,都總會有著機緣巧遇或者災難巨厄降臨,將計畫一一破壞,如此的你,如此的人間,只能不斷不斷闖著,是吧?

你回想起晚餐手上一串串燒炙美好的甜美肉塊,還有那一杯杯澄黃五糧液,他們是隔了好久以後,你終於又碰上的一次滿足,祭五臟。

時間又來到了半夜,不想被現實追逐的彼得潘始終要面對鐵鉤船長的火砲,而小仙子不一定永存,至少在數學的邏輯上,她是不可作用的無理數。

又是一個晚安,還有,早安。

對於過往與現在,我不斷不斷渴望練就一個果敢的手勢,揮別。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有人知道那兩個字最後在我身上落下多燒痛的印子。我說。

很多人覺得過去的,或許還只是種螫伏,我想我受夠了折磨,而混亂了回憶四季。

還將舊時意,憐取眼前人。我時刻記著做著,但對我這孤苦的肉身來說,卻是太大的災難。

我不喜歡應酬,不喜歡相接靠時無意義的語句交觥,我寧可喝幾杯酒對月,也不願散盡千金還俗替塵。

或而是癖性嚴重的孤獨患者,再受不了時日的追轉,受不住連綿的愁。

像拿著湯匙敲弄酒瓶,像懸著巨大達摩克利斯,孤單擺盪過鞦韆鋼索,我在人世一無所依,一無所靠。

長時間的疲憊,快到盡頭的心,還有什麼能夠延續?

幸福是什麼?我恐懼的是幸福,還是即將幸福?

我無能酗酒,也無以藥錠安眠,任何一步錯落,都可能長睡不醒。

我是孤獨的,至少,在回憶的角落,我永遠只看見我的影子,只有它豪不離棄的緊依著我這逐漸頹敗的肉軀。

我是無能去管控任何人的。我陷落在回憶。與現實。

我畏畏縮縮的逃避。不斷逃呀逃地,我知道我始終離不開這種像是生存於夾縫中的感覺。

一種巨大的窒息。

我不愛笑。也不想裝笑。

我認識的人很多。我卻不知道有多少人認識我。

我不是傳說,而只是場邊一只小小蚯蚓烏蟲。

 

我不抽菸,卻喜歡菸草的那種疲憊,叼著寂寞──吸吐之間,已然一世。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是我的問題。

太久沒休息的腦袋也面臨記憶體的崩壞。

我無能給你帶來任何期望還是,我的存在就是種破壞與消亡?

當頭痛到了臨界。

當死亡,不再是頭上那把達摩利克斯之刃。

 

 

 

消音。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該做的事情都做完了,我等待著衰敗。

讀 P.Redura 的詩總令我有種無可奈何的悲哀,不是處在失落,而只是種詭盪的情緒環環轉轉

他說:「生命太過豐盛以致花朵枯萎,而且充滿哀傷。」而我的視線聚焦在紅膠囊的油彩畫。

農村迴游計畫通過了團隊的審核,目前只待七月。

我是點數著自己人生的畢業還是,點數著青春的不存?

一點一點一點,感覺不太正常的時序。

書籍的讀取速度又回復了之前的效率,不過茫然的時間更多,眼神更空。

我還是不知道未來在哪,是否該前進或害怕,還是更多無以為繼的──驕傲。

 

我能在畢業時昂首?還是怯愧?

s8703920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